<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粵曲人才的兩大隱憂

             

                    陳賢慶

             

            目前粵曲所令人擔心的問題,我看除了唱者缺乏年輕人之外,還有兩個方面。一是缺少會撰曲填詞的作者;二是會伴奏粵曲的樂師。
               

            粵曲創作需要一種綜合的知識和能力。首先,作者應該是純正的廣東人,而且是會講純正廣府粵語的人。很難設想一位操外省方言的作者能夠寫得出粵曲作品。這是因為語言的限制。其次,粵曲作者必須懂得古體詩詞的一般知識,尤其掌握粵語的平仄音,因為粵曲的唱詞,其實就是詩詞句子,上下句的字眼要講究平仄,甚至一句中的每一頓的字眼,也要講究平仄。上述兩點,一般的粵省詩詞家都能做到。但是,還有第一點,粵曲的內容,很多都涉及歷史,對歷史知之不多,不懂得歷史人物和故事,也是不利于粵曲創作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粵曲作者必須懂得粵曲的音樂結構,尤其是梆黃的知識和特點。一般還要自己會演唱,或會伴奏,這有別于一般的歌曲創作。而具備上述的條件者,恐怕真的不多了。所以,粵曲研究專家們認為,粵劇是目前極個別按曲牌填寫唱詞的劇種之一。由于懂得曲牌的現代人越來越少,很多年輕人根本就不會按曲牌填寫粵劇唱詞。當前粵劇演出仍以傳統劇目為主,劇本創新舉步維艱,傳統劇目反映的生活距離現實生活太遠,客觀上給年輕觀眾設置了障礙。粵劇應該用現代理念,加入新的元素豐富,迎合現代人的生活,這樣才能真正的生生不息,而目前需要做的是用什么樣的方式把粵劇推薦給年輕人并讓他們接受,其中一點是“粵劇走進課堂”,應在學校開設“粵劇鑒賞”的課程。前些時,加入很多現代元素的粵劇《小周后》在廣州大學城公演時觀眾爆滿,一度掀起“新派粵劇”潮,遺憾的是,這股潮流并未能持續很久。
               

            第二個令人擔憂的問題,則是粵曲的樂師后繼乏人。當今,學習樂器的人不少,學習各種樂器的少年兒童更是比比皆是。如學鋼琴、電子琴、小提琴、吉他、古箏、琵琶、二胡、揚琴、笛子、葫蘆絲等。而在國際器樂比賽中獲獎的,更多的是李云迪、郎朗、陳曦之類的中國少年俊彥。但是,我在各粵曲社參觀或參與活動時發現,掌板及八音佬,全都是五六十歲以上的老者,沒有見過一位年輕人,更不要說少年人了。這除了興趣,恐怕還有一點,懂樂器者,并不懂得伴奏粵曲,起碼在沒有經過學習和實踐之前。
               

            粵曲的伴奏,有它的特點。樂師須大體知道鑼鼓點,要掌握哪是禿唱(清唱)哪里該伴奏;而伴奏時,有時是“齊口”(齊奏),但是,有時則是“追腔”,即唱家先唱半拍或一拍,然后再跟著奏,在一拍之后同步;由于流派之不同,同一支曲子,拉腔的處理也會有不同,這也使得伴奏的樂師要做到隨機應變。至于掌板,更是一門較高深的技藝,戲曲中,不能缺少鑼鼓;鑼鼓既是“劇情”的必需、氣氛的烘托,也是全曲節奏的控制。掌板者,既要掌握各類鑼鼓的打法,也要了解曲子的全部內容。不經過多年的學習和實踐,是不容易做得稱職的。目前,愿意學習粵曲伴奏和愿意學習掌板的年輕人很少,致使這兩類人成了可居之奇貨。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