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粵劇的票友

             

                  陳賢慶

             

                    2007年7月間,我為《中山日報》的“香山周刊”專欄寫了一篇文章《從票友說到郭琳爽》,刊登在7月8日的報上。此文的重點是“郭琳爽”這人物,我將文章的標題和內容稍作修改,看重點能否落到“票友”之上。     

             

            何謂“票友”?票友一詞的來歷,有不同的說法。一些學者認為,以前沒有收音機、錄相機,愛好者學唱戲,只有買票去劇場觀摩,因此叫票友。還有一種說法是,清政府禁止旗籍士兵去民間戲院看戲,專設一種唱太平鼓詞的娛樂場所供士兵消遣,凡旗籍士兵均發給免費入場票一張。這些人當中出現了一批業余演唱者,稱為票友。另有一種說法是清政府為鼓舞清軍斗志,在軍營中編寫太平鼓詞,讓八旗子弟軍傳唱,并獎給龍票。人們便稱這些唱鼓詞的八旗子弟為票友。

            盡管對票友一詞的來歷有多種解釋,但后來,票友便成了對戲曲、曲藝非職業演員、樂師等的通稱,專指會唱戲而不專業以演戲為生的愛好者。據說昔日中國戲壇有許多名票友,其演技、唱腔、扮相,都勝過臺上正角,京華、滬寧、粵港都有名噪一時的票友,票友從來不為錢去演戲,倘若興致濃處,便粉墨登臺,自唱自娛一番。

            在清末民國時期,票友來自各個方面,地位很高的人,亦會成為票友,如清朝的皇帝愛新覺羅·載湉、貝勒愛新覺羅·載濤、袁世凱的公子袁克文、同仁堂的經紀人周子衡和上海的青洪幫老大杜月笙、張嘯林,銀行老板馮耿光,收藏大家張伯駒,生理學家劉曾復等都是造詣很深的名票。三十年代,梅蘭芳在杭州演出,杜月笙、張嘯林專程去杭州捧場,最后一晚在《霸王別姬》前加演《天霸拜山》,杜月笙與張嘯林分別客串出演黃天霸和竇爾墩。并非兩位有權有勢,關鍵是喜歡表演而又勝任角色。也有不少人由票友轉為專業演員,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下海”,如孫菊仙、汪笑儂、郭仲衡、奚嘯伯,俞振飛、言菊朋、金秀山,姜妙香、歐陽予倩等,后來都是京劇舞臺上舉足輕重的藝術家。     

             

            過去,京劇票友眾多,而粵劇票友也不少。在兩廣以及港澳地區自不待言,許多粵劇大老倌,都會有一些徒弟,而徒弟之中,有的當然是職業演員,但是,也有的來自各行各業,他(她)們并非想走職業演員的道路,而僅僅是熱愛粵劇,希望唱得好些,或演得好些,亦爭取在某些場合能露兩手,過把癮,甚至達到與老倌同臺演出演唱而不致丟丑的地步。遠的不說,順德人、曾任廣州市市長的黎子流,中山人、曾任廣東省政協主席的陳紹基,都是粵劇的超級票友,都能唱上幾段。

            在操吳儂軟語的上海灘,粵劇票友亦不乏其人。在此,要介紹香山人郭琳爽。

            郭琳爽,香山石岐南區竹秀園村人,生于1896年。父親是著名的實業家郭泉,在香港和上海創辦永安百貨公司。早在中學讀書時,郭琳爽就喜歡唱粵曲,進入嶺南大學農學系,他是校劇團的支柱,曾經演出過很多戲,如《荊軻刺秦王》《山東響馬》《武松打虎》等,他演戲極其認真,唱、做、念、打,一板一眼,一招一式,絕無半點馬虎。他還喜歡演英雄人物,如荊軻、武松等,進入角色極其逼真,如演武松哭哥哥武大郎,悲悲戚戚,情不自禁流下行行淚水,就和真事一模一樣。

            1921年,郭琳爽從嶺南大學畢業,獲農科學士學位。不久,被派往歐美各國考察商情,回國后,擔任香港永安公司署理監督,協助父親郭泉管理企業。其后數年間,他先后赴英、美、德、日等國采購商品,學習國外商業企業的經驗并了解國際市場動向。1930年,他被其伯父、香港永安公司總監督郭樂指名調到上海永安公司擔任副經理,不久升任總經理。

            郭琳爽任上海永安公司總經理期間,除了致力于經營外,他不忘粵劇,或者說希望以粵劇維系員工的親情和鄉情(員工多是廣東人),于是,組織了“永安樂社”,專門唱演粵劇。樂社購買的戲裝、道具、布景多達幾十箱。排戲時后臺紅燭高燒,香煙繚繞,供奉祖師爺,三跪九叩首,其排場比梨園劇團有過之而無不及。每晚公司營業結束后,郭琳爽便來到樂社,和演職員們打成一片,說說笑話,認真排練,“演戲場中無大小”,這也是他與職工們親密無間,共同辦好公司的有力保證。永安樂社每排一個劇目,常常要三個月以上,排成后,也和正式劇團一樣公開演出。凡是有郭琳爽主演的劇目,票價有時比梅蘭芳的戲還要高,觀眾多是不召自來,爭先恐后購票,一睹永安公司老板的風采。

            永安公司有一柜臺,專賣外國的名牌自來水筆,如康克令、西飛利、派克等牌子,其售貨員是一位粵籍少女,年青漂亮,人見人愛,于是,便得到 “康克令西施”這個中外結合的美名。康克令西施除了貌美可愛,還善于唱演粵劇,深得郭琳爽的賞識,成為永安樂社的“當家花旦”,凡遇賑災義演、喜慶節日,郭琳爽與康克令西施便少不了登臺亮相,往往座無虛席,盛況空前。

            1937823日,日本空軍在上海南京路上悍然投彈轟炸,先施和永安兩大公司都遭到嚴重損失,僅永安公司在日寇轟炸事件中,便死23人,傷100多人。為了團結市民、提倡救國互助精神,永安公司成立了演劇隊,演出文藝節目,動員人們捐款救助死傷人士。總經理郭琳爽亦親自登臺,參加義演粵劇《西施》和《荊軻》,激勵員工的熱情。永安公司共收到捐款一萬多元,名列南京路各大公司之冠。

            抗戰勝利后,郭琳爽重整永安公司,籌備國貨商場,等到國貨商場開業時,準備演出《穆桂英掛帥》以助興,郭夫人出演穆桂英,郭琳爽出演楊宗保。《穆桂英掛帥》正在緊張地排練,國貨商場即將開業之際,國民黨反動派只知強取豪奪,放任官僚資本擠迫民族工商業,永安公司出現了空前困境,張貼了海報的演出也半途夭折,籌辦國貨商場的宏圖無法實現,永安經營陷入低潮。

            新中國成立后,到1956年,上海永安公司被批準為公私合營,郭琳爽仍任該公司總經理。批準公私合營的慶祝大會在牛莊路中國大戲院舉行,余興節目開始后,人們期待著欣賞郭琳爽的舞臺風姿。在一陣緊鑼密鼓聲中,郭琳爽主演的粵劇《金馬鞍》開場了。主角出場,到九龍口一個亮相,臺下爆發出一陣喝彩聲。誰會想到,舞臺上那個神采奕奕的英俊豪杰,竟是一個年逾花甲的老人所扮演的。郭琳爽的舞臺動作干凈利落,唱腔醇厚圓潤,特別是當他演到旅店相遇一場,把一個劫富濟貧的英雄人物演得活龍活現,栩栩如生。觀眾中不少人雖然聽不懂廣東方言,但卻被郭琳爽的表演藝術和真摯感情所感染,不時報以熱烈的掌聲。       

            還是回到“票友”這個話題。當今娛樂界,尤其是歌壇,不時有歌手脫穎而出;而隨著某歌手的出現,便會衍生出旗下的“粉絲”。粉絲的最大特點是關注偶像的外貌舉止、消息傳聞,在演唱會上大聲疾呼,送花獻吻,而對于歌藝,是不去追求或不甚追求的。許多自稱“歌迷”者,并不會唱歌或唱不好歌,這其實是莫大的諷刺。票友與粉絲的最大區別就在于,票友致力于提高自身的藝術水平,自己也具備客串演出的能力。他們的偶像并非僅某某藝人,而是心中酷愛的藝術。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