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中國的戲曲

             

                 陳賢慶輯錄整理

                    

             

            中國的戲曲與希臘悲劇和喜劇、印度梵劇并稱為世界三大古老的戲劇文化。

                歷史上最先使用戲曲這個名詞的是宋代劉塤(1240-1319),他在《詞人吳用章傳》中提出“永嘉戲曲”,他所說的“永嘉戲曲”,就是后人所說的“南戲”、“戲文”、“永嘉雜劇”。 12世紀中葉到13世紀初,逐漸產生了職業藝術和商業性的演出團體及反映市民生活和觀點的宋、元雜劇和金院本,如關漢卿創作的《竇娥冤》、馬致遠的《漢宮秋》以及《趙氏孤兒大報仇》等作品。這個時期是戲曲舞臺的繁榮時期。從近代王國維開始,才把“戲曲”用來作為中國傳統戲劇文化的通稱。
             

            戲曲是一門綜合藝術,是時間藝術和空間藝術的綜合,這種綜合性是世界各國戲劇文化所共有的,而中國戲曲的綜合性特別強。中國戲曲是以唱、念、做、打的綜合表演為中心的戲劇形式,它有豐富的藝術表現手段,它與表演藝術緊密結合的綜合性,使中國戲曲富有特殊的魅力。它把曲詞、音樂、美術、表演的美熔鑄為一,用節奏統馭在一個戲里,達到和諧的統一,充分調動了各種藝術手段的感染力,形成中國獨有的節奏鮮明的表演藝術。
               

            中國的近代文化名人,大多與戲曲有關聯,或者本身就是戲曲的熱愛者和推崇者。在清末民初,梁啟超就曾效仿法國的伏爾泰那樣,以戲劇喚醒國人,親自動手編寫雜劇和粵劇劇本。柳亞子也主張以中國戲曲形式,編演外國獨立、恢復和滅亡的歷史故事教育群眾。陳獨秀也稱贊戲曲和藝人,在1905年時,他強調:“梨園者,實普天下之大學堂也,優伶者實普天下之大教師也。”他主張對戲曲要加以利用,并且提出了一些具體的改革舊戲的主張。歐陽予倩、田漢、洪深、郭沫若、焦菊隱等戲劇家以及各戲種的表演藝術家們,都為戲曲的改革和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近日,看到王宗英老出席一個電視的訪談節目。他說過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他說:“戲,是我們的命。”
               

            100年來,中國戲曲走過了一條曲折發展的道路,其間,雖經多次的打壓和摧殘,最終老樹逢春,依然煥發出其旺盛的生命力。戲曲,首先要繼承傳統,新中國成立后的“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方針帶來了戲曲藝術的繁榮。百花齊放,鼓勵和提倡各兄弟民族、各地區、各劇種按照自己的特點發展,鼓勵和提倡各種風格流派爭奇斗艷。在劇目方面,提倡整理改編傳統戲、新編歷史劇和現代戲“三者并舉”。在三種劇目的創作演出中都貫串著推陳出新的精神。對傳統戲的整理改編,提高了它的文學性和舞臺整體水平,昆曲《十五貫》,莆仙戲《團圓之后》、《春草闖堂》《新亭淚》、《秋風辭》,越劇《梁山伯與祝英臺》,京劇《白蛇傳》、《楊門女將》《海瑞罷官》《曹操與楊修》,黃梅戲《天仙配》,粵曲《搜書院》等,都成為深受廣大觀眾喜愛的新編歷史劇。
               

            新中國建立以來,劇作家和藝術家在現代戲創作方面作了不懈的努力。根據小說、話劇等名著改編的川劇《死水微瀾》、《金子》,京劇《駱駝祥子》,粵劇《山鄉風云》等,通過戲曲表現手段更集中更典型地反映了近現代社會生活,真實而又給人以美感。新時期的現代戲從塑造老一代革命家的形象到表現普通人的生活,多姿多彩。前者如秦腔《西安事變》、京劇《南天柱》、楚劇《虎將軍》等,在老一輩革命家形象的塑造中充盈一股凜然正氣,體現了崇高的美。后者從較早的《四姑娘》、《八品官》、《六斤縣長》到后來的《皮九辣子》、《三醉酒》、《紅果紅了》、《丑嫂》、《山杠爺》、《榨油坊風情》,直到近年的《遲開的玫瑰》、《鄉里警察》等,形象鮮活,色彩絢麗,洋溢著濃郁的生活氣息。
               

            新時期以來,戲曲作為優秀民族文化傳統的重要體現而受到特別的重視。它的深厚豐富的美學意蘊得到更深入的挖掘和更廣泛的認同。戲曲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努力革新,民族文化的優秀傳統得到了繼承和弘揚。在電視傳播上,我們有專門介紹戲曲內容的央視11頻道,有專門介紹豫劇的河南省電視臺的“梨園頻道”,廣東省南方電視臺專門有介紹粵曲的“粵韻風華”欄目。各地都開辦有戲曲學校,從娃娃培養起戲曲人才。至于各種各級的戲曲大賽,每年都在舉辦,使得新人輩出,后繼有人。

             

                                       主要的戲曲種類

             

                昆曲

            昆曲早在元末明初之際(14世紀中葉)即產生于江蘇昆山一帶,它與起源于浙江的海鹽腔、余姚腔和起源于江西的弋陽腔,被稱為明代四大聲腔,同屬南戲系統。是我國古老的戲曲聲腔、劇種,原名昆山腔或簡稱昆腔 清朝以來被稱為昆曲,現又被稱為昆劇。昆曲的伴奏樂器,以曲笛為主,輔以笙簫、鎖吶、三弦、琵琶等打擊樂。昆曲的表演,也有它獨特的體系、風格,它最大的特點是抒情性強、動作細膩,歌唱與舞蹈身段的結合得巧妙而和諧。

            昆山腔開始其流布區域,開始只限于蘇州一帶,到了萬歷年間,便以蘇州為中心擴展到長江以南和錢塘江以北各地,并逐漸流布到福建、江西、廣東、湖北、湖南、四川、河南、河北各地,萬歷末年還流入北京,到了清代,由于康熙喜愛昆曲,更使之流行。這樣昆山腔便成為明代中葉至清代中葉影響最大的聲腔劇種。

            昆曲在長期的演出實踐中,積累了大量的上演劇目。其中有影響而又經常演出的劇目如:王世貞的《鳴鳳記》,湯顯祖的《牡丹亭》、《紫釵記》《邯鄲記》《南柯記》,沈璟的《義俠記》等。高濂的《玉簪記》,李漁的《風箏誤》,朱素臣的《十五貫》,孔尚任的《桃花扇》,洪升的《長生殿》,另外還有一些著名的折子戲,如《游園驚夢》《陽關》《三醉》《秋江》《思凡》《斷橋》等。

            魏良輔,為嘉靖年間杰出的戲曲音樂家、戲曲革新家,昆曲(南曲)始祖。對昆山腔的藝術發展有突出貢獻,被后人奉為昆曲之祖、在曲藝界更有曲圣之稱。昆曲著名笛師有田瑞亭、高景池、白鴻林;著名鼓師有朱可錚等。昆曲著名的藝人和表演藝術家有陶顯亭、韓世昌、田菊林、侯永奎、馬祥麟、俞振飛,童芷苓、周又宸、梁慧超、李洪春、渠天凰、仝秀蘭、鄧沐偉、何永泉、陳霽等。如今,北方昆曲劇院的當家花旦是王瑾。

            臺灣當代著名作家白先勇先生,是昆曲的大力推廣人,是昆曲青春版《牡丹亭》的編劇。

            昆曲這古老劇種于2001518日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命名為人類口述遺產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稱號。 國家非常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2006520日,昆曲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秦腔

            秦腔又稱亂彈,源于西秦腔,流行于我國西北地區的陜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等地,又因其以棗木梆子為擊節樂器,所以又叫梆子腔,俗稱桄桄子(因以梆擊節時發出恍恍聲)。明末無名氏《缽中蓮》傳奇中使用了〔西秦腔二犯〕的曲牌,故知其源于甘肅。甘肅古稱西秦,故名之。清康熙時,陜西涇陽人張鼎望寫《秦腔論》,可知秦腔此時已發展至成熟期。待到乾隆年間,魏長生進京演出秦腔,轟動京師。對各地梆子聲腔的形成有著直接影響。是陜西八大怪之一。

            秦腔唱腔為板式變化體,分歡音、苦音兩種,前者長于表現歡快、喜悅情緒;后者善于抒發悲憤、凄涼情感。依劇中情節和人物需要選擇使用。板式有慢板、二六、代板、起板、尖板、滾板及花腔,拖腔尤富特色。主奏樂器為板胡,發音尖細清脆。

            秦腔所演的劇目,據現在統計約三千個,多是取才于列國三國楊家將說岳等說部中的英雄傳奇或悲劇故事,也有神話、民間故事和各種公案戲。它的傳統劇目豐富,已抄存的共2748本。

            秦腔的優秀演員,除清代的名冠南北的大藝術家魏長生外,還有被譽為花部四美的王湘云、陳媄碧(良官)和渭南派的申祥麟,同州派的欒小惠,周至派的桃瑣兒,長安派的岳色子等。光緒中后期有潤潤子、玉喜兒、陳雨農、黨甘亭、趙杰民、李云亭(麻子紅)、劉立杰(木匠紅)、王文鵬等。辛亥革命以來,有名丑馬平民,名小生蘇哲民、蘇育民,名旦劉箴俗(有與歐陽予倩并駕齊驅之譽)、王天民(人稱西北梅蘭芳)、李正敏(人稱秦腔正宗)、何振中、宋尚花等。名凈田德年和名須生何家顏、耿善民、張鎖中、劉毓中、劉易平等。特別是秦腔表演藝術家陳雨農、王文鵬、黨甘亭、李正敏、王天民、劉毓中,郭明霞以及原三意社的編修李逸笙、蘇哲民等人,在唱腔、表演、化妝造型等方面都有創新。

             

                京劇

            京劇是在北京形成的戲曲劇種之一,至今已有將近二百年的歷史。它是在徽調和漢戲的基礎上,吸收了昆曲、秦腔等一些戲曲劇種的優點和特長逐漸演變而形成的。

              京劇音樂屬于板腔體,主要唱腔有二黃、西皮兩個系統,所以京劇也稱皮黃。京劇常用唱腔還有南梆子、四平調、高拔子和吹腔。京劇的傳統劇目約在一千個,常演的約有三四百個,其中除來自徽戲、漢戲、昆曲與秦腔者外,也有相當數量是京劇藝人和民間作家陸續編寫出來的。京劇較擅長于表現歷史題材的政治和軍事斗爭,故事大多取自歷史演義和小說話本。既有整本的大戲,也有大量的折子戲,此外還有一些連臺本戲。

              京劇角色的行當劃分比較嚴格,早期分為生、旦、凈、末、丑、武行、流行(龍套)七行,以后歸為生、旦、凈、丑四大行,每一種行當內又有細致的進一步分工。是除了大花臉以及丑角以外的男性角色的統稱,又分老生(須生)、小生、武生、娃娃生。是女性角色的統稱,內部又分為正旦、花旦、閨門旦、武旦、老旦、彩旦(揺旦)刀馬旦。,俗稱花臉,大多是扮演性格、品質或相貌上有些特異的男性人物,化妝用臉譜,音色洪亮,風格粗獷。又分為以主唱工為主的大花臉,如包拯;以做工為主的二花臉,如曹操。,扮演喜劇角色,因在鼻梁上抹一小塊白粉,俗稱小花臉。

              京劇臉譜的分類有:整臉、英雄臉、六分臉、歪臉、神仙臉、丑角臉等

            清中后期,是京劇的形成期。由于清廷尤其是慈嬉太后喜歡聽戲,促使了京劇的發展。程長庚、余三勝、張二奎為京劇形成初期的代表,時稱老生三杰三鼎甲 1883年至1918年,京劇由形成期步入成熟期,代表人物為時稱老生后三杰譚鑫培、汪桂芬、孫菊仙。

            1917年以來,京劇優秀演員大量涌現,呈現出流派紛呈的繁盛局面,由成熟期發展到鼎盛期。1927年,北京《順天吋報》舉辦京劇旦角名伶評選。讀者投票選舉結果:梅蘭芳、尚小云、程硯秋、荀慧生榮獲四大名旦 1936年,《立言報》主持,又選出李世芳、張君秋、毛世來、宋德珠為四小名旦 流派紛呈。人才濟濟,是京劇鼎盛期的又一標志。這一時期除楊派(小樓)、梅派(蘭芳)、尚派(小云)、程派(硯秋)、荀派(慧生)外,旦角中還有筱派(翠花)及宋派(德珠)、張派(君秋);老生行中的余派(叔巖)、高派(慶奎)、言派(菊朋)、馬派(連良)、奚派(嘯伯)、楊派(寶森)、新譚派(富英);凈行中的金派(少山)、侯派(喜瑞)、郝派(壽臣)以及50年代后產生的裘派(盛戎);小生行中的姜派(妙香)、葉派(盛蘭);老旦行中的龔派(云甫)、李派(多奎);丑行中的葉派(盛章)等。同期尚有眾多京劇表演藝術家,如生行中的王鳳卿、時慧寶、王又宸、李洪春、譚小培、李萬春、李少春、高盛麟等;旦行中的閻嵐秋、徐碧云、朱琴心、趙桐珊、雪艷琴、新艷秋、章遏云、金少梅、碧云霞、琴雪芳、王玉蓉、言慧珠、童芷苓、梁小鸞、吳素秋、趙燕俠、杜近芳等;小生中的金仲仁、茹富蘭、程繼先;丑行中的郭春山、慈瑞泉、馬富祿、張春華等。

             

            評劇

            評劇是流傳于我國北方的一個戲曲劇種。產生于河北省東部,系由流行于灤縣、遷安、玉田、三河及寶坻(今屬天津)一帶農村的曲藝蓮花落發展而成。1910左右形成于唐山。習稱"蹦蹦戲"或"落子戲",又有"平腔梆子戲"、"唐山落子"、"奉天落子"、"平戲"、"評戲"等稱謂。1935年蹦蹦戲在上海演出時,因為上演劇目多有"懲惡揚善"、"評古論今"的新意,采納名宿呂海寰的建議,改稱"評劇"。1936年白玉霜在上海拍影片《海棠紅》時,新聞界首次把"評劇"的名稱刊載于《大公報》,從此,評劇的名字廣泛傳播于全國。評劇在華北、東北及其他一些地區流行很廣。

            評劇在現代戲的創作演出方面,影響很大。其中如解放初期小白玉霜演出的《九尾狐》《小女婿》,新鳳霞演出的《劉巧兒》《祥林嫂》《小二黑結婚》《藝海深仇》,東北韓少云演出的《小女婿》,都受到普遍的歡迎。
             

             

                豫劇

            豫劇, 也稱河南梆子、河南高調。因早期演員用本嗓演唱,起腔與收腔時用假聲翻高尾音帶,又叫河南謳。在豫西山區演出多依山平土為臺,當地稱為靠山吼。因為河南省簡稱,所以解放后定名為豫劇。是河南省的主要劇種之一。

            豫劇產生于明末清初,初時以清唱為主,深受老百姓的喜愛,因而發展非常迅速。清朝乾隆年間,河南省已流行梆子戲。最早的傳授者為蔣門、徐門兩家,蔣門在開封南面的朱仙鎮,徐門在開封東面的清河集,都曾辦過科班。后在開封一帶的,形成祥符調;傳至商丘一帶的,形成豫東調;流入洛陽的一支,發展為豫西調;流入漯河的一支,被稱為沙河調。

              辛亥革命以后,河南梆子更多地進入城市演出。當開封較有名的茶社,如致祥茶社、普慶茶社、澄懷茶社、慶茶社、東火神廟茶社、同樂茶社等,均爭相邀聘河南子班社,義成班、天興班、公議班、公興班等因而活躍一時。此后,鄭州、洛陽、信陽、商丘等城市相繼出現演出河南梆子的茶社、戲園。在農村,則每逢迎神賽會必演雙在一些地區,所演多屬河南梆子。

              20年代末到30年代,河南梆子的發展進入一個的階段。這一時期,開封相國寺先后建立了永安、永樂、永民、同樂四個河南梆子劇場,許多著名藝人如陳素真、王潤枝、馬雙枝、司鳳英、李瑞云、常香玉、趙義庭、彭海豹等,云集于開封。1935年初,以樊粹庭為首成立了豫聲戲劇學社,改永樂舞臺為豫聲劇院,陳素真所在的杞縣戲班和趙義庭所在的山東曹縣戲班均參加了該學社。豫聲戲劇學社革除了舊戲班的一些不合理制度,對表演和舞臺美術等進行革新,并演出由樊粹庭創作的《義烈風》、《霄壤恨》、《涂血》等劇目。抗日戰爭爆發后,于1938年,采"醒獅怒"之意,改學社為獅吼劇團。

            常香玉1936年隨周海水班社到開封,演出于醒豫舞臺。1937年成立中州戲曲研究社,演出由王鎮南編寫的《六部西廂》、《哭長城》等古裝戲和揭露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罪行的現代戲《打土地》。《打土地》是豫劇演編現代戲的開始。與此同時,永安舞臺的王潤枝、馬雙枝、鼓海豹、楊金玉等也演出了不少傳統劇目。名角云集,促進了豫東調、豫西調的合流,促進了河南梆子的發展和提高。1938年日本侵略軍占領開封后,獅吼劇團、周海水的泰乙班,以及常香玉等團體和演員先后到西安,并以西安為中心,在西北城鄉演出,擴大了豫劇的影響和流行地區。

            建國后,于1956年成立了河南豫劇院。豫劇擁有一批專業和業余的編劇人才,其中成就突出的有楊蘭春等。楊蘭春(1921年生,河北省武安人),先后改編和創作(有的是與他人合作)了《小二黑結婚》《劉胡蘭》《朝陽溝》等。同時還導演了不少現代戲和傳統戲,如《血淚仇》《赤葉河》《秦香蓮》、《唐知縣審誥命》等。河南及全國許多省、市、自治區普遍建立豫劇演出團體。1962年舉行了豫劇名老藝人座談會演,1980年舉行了"豫劇流派匯報演出",這一劇種已成為我國流布較廣的戲曲劇種之一。

             

                越劇

            越劇前身是浙江嵊縣一帶流行的說唱形式落地唱書,有近150年的歷史。1925917日上海《新聞報》演出廣告中首次以越劇稱之。

              藝人初始基本上是半農半藝的男性農民,故稱男班。1919年后開始在上海立足。1921年至1922年,男班藝人相繼將劇種改稱紹興文戲,向古裝大戲方面發展。1923年開始辦女班,并在上海升平歌舞臺演出,稱髦兒小歌班19281月起,女班蜂擁來滬,1941年下半年增至36個。女子越劇的所有著名演員幾乎都薈萃于上海。報紙評論稱上海的女子越劇風靡一時,到近來竟有凌駕一切之勢。而男班由于演員后繼無人,最終被女班取代。

              女子越劇在上海立足后,為適應環境和觀眾需求,以姚水娟為代表的一批越劇從業者進行了變革,當時稱為改良文戲。各劇團、班社競相編演新劇目。4年間,編演的新劇目超過了400個,劇目題材廣泛,風格、樣式多種多樣。這時期,最有名的演員旦角三花一娟一桂,即施銀花趙瑞花、王杏花、姚水娟筱丹桂,小生為屠杏花竺素娥馬樟花;青年演員如袁雪芬、尹桂芳、范瑞娟、傅全香、徐玉蘭等,都已嶄露頭角。

             194210月,袁雪芬以話劇為榜樣,在大來劇場開始改革。他們把進行改革的越劇稱為新越劇。此后,上海的主要越劇團都投入新越劇的行列,越劇的面貌在短短幾年中發生了巨大變化。

              袁雪芬、尹桂芳、筱丹桂、范瑞娟、傅全香、徐玉蘭、竺水招、張桂鳳、徐天紅吳小樓被稱為越劇十姐妹。享有盛名。  

              新中國成立后,越劇得到大發展。五六十年代前期是越劇的黃金時期,創造出了一批有重大影響的藝術精品,如《梁山伯與祝英臺》《西廂記》《紅樓夢》《祥林嫂》等,在國內外都獲得巨大聲譽,《情探》《李娃傳》《追魚》《春香傳》《碧玉簪》《孔雀東南飛》《何文秀》《彩樓記》《打金枝》《血手印》《李秀英》等成為優秀保留劇目,其中《梁山伯與祝英臺》《情探》《追魚》《碧玉簪》《紅樓夢》還被攝成電影,使越劇進一步風靡大江南北。徐玉蘭、王文娟、張云霞、呂瑞英、金采風、畢春芳等演員在這年代已成名,逐漸被觀眾承認已形成不同的流派。

              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越劇受到嚴重的摧殘。一批著名演員、創作人員和管理干部,受到迫害,越劇被迫停演。

              在改革開放的新時期,上海越劇的一個突出特點是:藝術思想更加解放,藝術觀念更加開放。在創作演出上,題材、風格更加多樣化,二度創作更致力于吸收現代藝術的成果,進行大膽的探索。《漢文皇后》《魂斷銅雀臺》等歷史劇和根據莎士比亞作品改編的《第十二夜》,在藝術上都有較大的創新。

              為了解決文化大革命造成的越劇人才青黃不接的問題,從70年代末開始,花大力氣培養青年。錢惠麗、單仰萍、趙志剛(男)、方亞芬、蕭雅、陳穎韓婷婷華怡青胡敏華章瑞虹等,已為觀眾所熟知。上海市青年演員會演以及各種廣播、電視大賽等活動,為他們脫穎而出創造了條件。

              80年代后期始,隨著文化品類的豐富和觀眾欣賞口味的多樣化發展,上海的越劇面臨著嚴峻的挑戰。越劇界的有志之士正在積極探索,深化改革,力爭使上海越劇事業重新走向輝煌。

            老一輩著名越劇表演藝術家有袁雪芬(袁派)、尹桂芳(尹派)、范瑞娟(范派)、徐玉蘭(徐派)、畢春芳(畢派)、陸錦花(陸派)、傅全香(傅派)、王文娟(王派)、戚雅仙(戚派)、呂瑞英(呂派)、金采風(金派)、張桂鳳(張派 老生)、張云霞(張派 花旦)、竺水招(竺派)等。

             

            紹劇

            紹劇又名“紹興亂彈”、“紹興大班”。流行于浙江紹興、寧波、杭州地區和上海一帶,因其形成于紹興,并以紹興地區各縣為流行中心,1953年定名為紹劇。紹劇的主要唱腔曲調為“二凡”、“三五七”和“陽路”。紹劇劇目頗為豐富,例如《龍虎斗》、《女吊》。紹劇后期也發展了部分取材于《西游記》的猴戲,名演員六齡童(章宗義)的孫悟空,別具一格地塑造了一個機智、 勇敢、正義的藝術形象;七齡童的豬八戒,集詼諧、灑脫和笨拙、善良于一身,塑造了一個可笑、可愛、可氣而又十分值得同情的生動形象,都使觀眾叫絕不止。他們演出的《孫悟空三打白骨精》曾經轟動一時,并受到名家及民眾的贊賞。

            紹劇較有影響的劇目傳統戲有:《龍虎斗》、《后朱砂》、《龍鳳鎖》、《蘆花記》、《雙貴圖》;新編歷史戲有:《于謙》、《斬魏征》;現代戲有:《血淚蕩》等。《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已拍攝成電影。紹劇的著名演員有梁幼儂、吳昌順、陸長勝、筱玲瓏、林芳錦、汪筱奎、章宗信(七齡童)、章宗義(六齡童)、筱昌順、陳鶴皋、章艷秋、王振芳(十三齡童)、錢慧韻、筱艷秋等。

             

                川劇

            川劇是中國戲曲寶庫中的一顆光彩照人的明珠。它歷史悠久,保存了不少優秀的傳統劇目,和豐富的樂曲與精湛的表演藝術。它是四川、云南、貴州等西南幾省人民所喜見樂聞的民族民間藝術。在戲曲聲腔上,川劇是由高腔、昆腔、胡琴腔、弱腔等四大聲腔加一種本省民間燈戲組成的。這五個種類除燈戲外,都是從明朝末年到清朝中葉,先后由外省的戲班傳入四川。

              川劇,是四川文化的一大特色。成都,是戲劇之鄉。早在唐代就有蜀戲冠天下的說法。清代乾隆時在本地車燈戲基礎上,吸收融匯各地聲腔,形成含有高腔、胡琴、 昆腔、燈戲、彈戲五種聲腔的用四川話演唱的川劇。其中川劇高腔曲牌豐富,唱腔美妙動人,最具地方特色,是川劇的主要演唱形式。川劇幫腔為領腔、合腔、合唱、伴唱、重唱等方式,意味雋永,引人入勝。川劇語言生動活潑,幽默風趣,充滿鮮明的地方色彩,濃郁的生活氣息和廣泛的群眾基礎。 常見于舞臺的劇目就有數百,唱、做、念、打齊全,妙語幽默連篇,器樂幫腔烘托, “變臉噴火水袖獨樹一幟,再加上寫意的程式化動作含蓄著不盡的妙味……川劇為世人所喜愛并遠涉重洋傳遍世界。川劇名戲《白蛇傳.金山寺》更是在國內外流傳甚廣。 川劇,流行于四川全省及云南、貴州部分地區。原先外省流入的昆腔高腔胡琴腔皮黃)、彈戲和四川民間燈戲五種聲腔藝術,均單獨在四川各地演出,清乾隆年間(1736—1795),由于這五種聲腔藝術經常同臺演出,日久逐漸形成共同的風格,清末時統稱川戲,后改稱川劇

              高、昆、胡、彈燈在融匯成統一的川劇過程中,各有其自身的情況。昆腔,源自江蘇,流入四川,演變成具有本地特色的川昆。高腔,在川劇中居主要地位。源于江西弋陽腔,明末清初已流入四川,之間稱為清戲。在保持以一人唱而眾和之,亦有緊板、慢板的傳統基礎上,又大量從四川秧歌、號子、神曲、連響中汲取營養,豐富和發展了幫、打、唱緊密結合的特點,形成具有本地特色的四川高腔。胡琴腔,又稱絲弦子,源于徽調和漢調,也吸收了陜西漢中二黃的成分,先后通過做唱胡琴和舞臺演出與四川方言和川劇鑼鼓相結合,在腔調與音樂過門上起了不少變化,形成具有四川風味的胡琴腔。彈戲,即亂彈,又稱蓋板子川梆子,因用蓋板胡琴為主奏樂器和以梆子擊節而得名,其源出于陜西的秦腔同州梆子。秦腔流入四川后,與川北的燈戲、高腔長期共處,互相融匯,又采用四川語言,便逐漸形成獨具風格的四川梆子--彈戲。

              上述四種外地聲腔藝術在四川流行的過程中,相繼與四川語音及群眾欣賞習慣相結合,逐漸演變成后來川劇的昆、高、胡、彈、燈五種聲腔。

              川劇與其他劇種不同的地方在于特別高的高腔。

            川劇中最有名的技巧為變臉。在四川號稱川劇“變臉之王”的是王道正先生。

            川劇著名表演藝術家有陳書舫、周慕蓮、李文韻、楊云風、薛月秋、周裕祥、張志舉、胡素蓉等。

             

            楚劇

            楚劇舊稱哦呵腔、黃孝花鼓戲、西路花鼓戲,清代道光年間鄂東流行的哦呵腔與黃陂、孝感一帶的山歌道情竹馬高蹺及民間說唱等融合,形成一個獨立的地方聲腔劇種,1926年改稱楚劇,距今已有一百五十余年的歷史。楚劇主要流行于武漢孝感、黃岡、荊州咸寧宜昌黃石七地市四十余縣。

            1922年,楚劇逐漸接受京、漢劇及文明戲的影響,演員和音樂工作者開始了分工,唱腔上創造了[打腔]和[起腔]等腔調,劇目也開始變單出戲為本戲,并采用一些京劇、漢劇的道具。1927年前后,楚劇整理和創作了《思凡》《趕齋》《賴婚》《汲水》《董永賣身》《張朝忠》《小清官》《烏金記》等六十多個劇目,《葛麻》是解放后享譽全國的楚劇劇目。近年編演了《虎將軍》《中原突圍》等。

            楚劇現存劇目約五百個,常演的有兩百多個,其中較為重要的包括《秦雪梅吊孝》《銀屏公主》《趕齋》《殺狗驚妻》《三世仇》《吳漢殺妻》《蔡鳴鳳辭店》《葛麻》《百日緣》《九件衣》《烏金記》《賣棉紗》《啞女告狀》《白扇記》、《思凡》《賴婚》《汲水》《董永賣身》等。楚劇腔調分為板腔、小調、高腔三部分,板腔包括迓腔、仙腔、應山腔、四平、十枝梅等,小調有【十繡調】、【麻城調】、【討學錢】、【賣棉紗】等曲牌,高腔有【鎖南枝】、【梧桐雨】、【山坡羊】等曲牌。楚劇的伴奏樂器主要有胡琴、京二胡、二胡、三弦、板鼓、鈸、大小鑼等。楚劇的角色主要分為生、旦、丑三類,其他行當亦由生、旦、丑演員兼演。楚劇表演講究貼切自然,運用程式手段不拘一格,鄉土氣息濃郁。
                    楚劇百余年來,不斷發展和創新,造就了一大批名演員,影響較大的有 160多人,早期的有鄒全順、邱東元、湛春林、湛駝子、熊三元,楊德安等,名聲最著的始有“四喜”,即徐壽喜、李德喜、曹建喜、張四喜,后有沈云陔、高月樓、章炳炎、關嘯彬、李雅樵、熊劍嘯等。

             

            漢劇

            漢劇俗稱“二黃”,又有“楚劇”、“漢調”兩種叫法。它為湖北主要的戲曲劇種。主要流行于湖北省境地內長江漢水流域以及河南湖南陜西四川部分地區。清代中葉形成于湖北境內,發展成為襄河、荊河、府河、漢河四支流派。俗稱路子。清末民初,成立了專科班,培養出余洪元吳天保、董瑤玠等一批名角,漢劇隨之興盛。抗日戰爭爆發后,漢劇藝人參加了抗日救亡活動,成立了漢劇流動演出隊。1962年建立了武漢漢劇院,主要演員有陳伯華等。

            漢劇聲腔以西皮、二黃為主,兼有歌腔、昆曲、雜腔、小調等曲調。高亢激越,爽朗流暢。在漢劇中,鑼鼓地位不可或缺。它打法多樣,分為大打、小打和串打。其中,串打配以馬鑼,節奏感強,氣氛強烈。腳色行當分為十大行:一、二、三、四、五、六外、七小、八貼、九夫、十雜;末腳以雍容的表演和醇厚深沉的唱腔取勝;旦行唱腔絢麗多彩,以聲傳情,聲情并茂。

            漢劇傳統劇目有660余個,多是歷史演義故事和民間傳說,如《英雄志》、《祭風臺》、《李密降唐》等,以《宇宙鋒》等劇的演出最為人稱賞。漢劇還有很多雜腔小調和豐富的曲牌。專唱曲牌的劇目有《大賜福》、《草場會》、《五才子》等。

             

            晉劇

            晉劇是山西省四大梆子劇種之一,因產生于山西中部,故又稱中路梆子,外省稱之為山西梆子,主要流布于山西中、北部及陜西內蒙古河北的部分地區。清代初年,蒲州梆子流入晉中,與祁太秧歌、晉中民間曲調相結合,經晉商和當地文人的參與而形成晉劇。其后幾經變化,在晉中、晉北以至內蒙古、河北、陜北的部分地區發展傳播開來。

            清末民初的近百年間是晉劇的發展時期,當時班社眾多,人才輩出,尤其是以丁果仙為代表的第一代女演員出現之后,晉劇藝術提升到了一個新的階段。1935年,以著名女藝人丁果仙為首的步云劇社,和以蓋天紅為首的唐風劇社,分赴北京、天津、上海等地演出,大大地擴大了山西梆子的影響,也與兄弟劇種藝人交流了經驗,豐富了自己。后來山西梆子出現了由男角主演逐步向女角主演轉化的局面。

            其后,晉劇經歷了起落浮沉。進入八十年代,晉劇得以振興,各級劇團相繼調整了班子,充實了演員,添置了行頭,整理了舊戲,趕排了新戲,有的還晉劇表演與當前流行的輕音樂等文藝形式結合起來,增強了晉劇的演出效果。同時也涌現出宋轉轉、史佳花、崔建華、李天喜、王曉萍、王二慶、栗桂蓮、孫紅麗等藝術新秀。恢復和新編了《下河東》《十五貫》《玉蟬淚》《臥虎令》《伐子都》《吳王劍》《三下桃園》等劇目。

            晉劇傳統劇目豐富,經常上演的還有二百多出,包括《渭水河》《打金枝》《臨潼山》《乾坤帶》《沙陀國》《戰宛城》《白水灘》《金水橋》《火焰駒》《梵王宮》《雙鎖山》等

             

                安徽黃梅戲

                黃梅戲是安徽的主要地方戲曲劇種。黃梅戲原名黃梅調采茶戲,是十八世紀后期在皖、鄂、贛三省毗領地區形成的一種民間小戲。其中一支逐漸東移到以安徽懷寧縣為中心的安慶地區,與當地民間藝術相結合,用當地語言歌唱、說白,形成了自己的特點,被稱為懷腔懷調。 這就是今日黃梅戲的前身。

              在劇目方面,號稱大戲三十六本,小戲七十二折。大戲主要表現的是當時人民對階級壓迫、貧富懸殊的現實不滿和對自由美好生活的向往。如《蕎麥記》、《告糧官》《天仙配》等。小戲大都表現的是農村勞動者的生活片段,如《點大麥》《紡棉紗》《賣斗籮》。

            解放以后,先后整理改編了《天仙配》《女駙馬》《羅帕記》《趙桂英》《慈母淚》《三搜國丈府》等一批大小傳統劇目,創作了神話劇《牛郎織女》、歷史劇《失刑斬》、現代戲《春暖花開》《小店春早》《蓓蕾初開》。其中《天仙配》、《女駙馬》和《牛郎織女》相繼搬上銀幕,在國內外產生了較大影響。嚴鳳英、王少舫、吳瓊、馬蘭是黃梅戲的著名演員。

             

            湖南花鼓戲

            湖南花鼓戲又稱湘劇,源自于湖南益陽,后發展到湖北 、湖南 、江西 安徽等地,是湖南各地地方小戲花鼓、燈戲的總稱。由于流行地區不同而有長沙花鼓戲、衡陽花鼓戲、邵陽花鼓戲等等之分,各具不同的風格。它源自湘南民歌發展而成,從一旦一丑演唱發展到三小演唱。各地花鼓戲的傳統劇目約有四百多個,音樂曲調三百余支。按其結構和音樂風格的不同可分為川調、打鑼腔、牌子、小調四類,都有粗獷爽朗、地方色彩濃郁的特點。音樂以小嗩吶、鑼鼓伴奏,曲調活潑輕快,適于歌舞戲。著名演員有廖春山、王佑生、張樹生等。

             

            東北二人轉

            二人轉起源并流行于東三省,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但由于清末的社會動蕩以及戰爭的緣故,文獻記載大多不全,長期以來僅是在民間的流傳,具體無從考證。

              有記載,清道光二年(1822)年,吉林懷德縣八家子老爺廟(普濟寺)的廟會上就曾演出過蹦蹦戲。早期的二人轉沒有女演員,女子角色全部由男扮女裝。

              隨著流行地域的不同,二人轉在發展中曾經形成東路、西路、南路、北路四個流派。其中東路以吉林市為中心,表演擅舞彩棒,有武打成分;西路以遼寧的黑山縣為中心,講究板頭和演唱;南路以遼寧營口為中心,表演歌舞并重;北路以黑龍江的北大荒為中心,追求唱腔的優美動人,故此歷史上曾有二人轉"南靠浪(舞),北靠唱,西講板頭,東耍棒"的民諺。后來各路表演取長補短,互相融合,表演的側重不再像以前那樣明確。

            新中成立后,二人轉的叫法才得以流傳。四平、遼源、吉林、長春、鐵嶺等大、中城市,及西豐、榆樹、梨樹、德惠、雙遼、扶余、鎮賚等縣,相繼成立地方戲隊(演出二人轉)1955年,女演員開始逐漸增多,二人轉的演出基本結束了男扮女裝的歷史。自此,男女開始分腔,演唱講求科學發聲方法。六十年代,"二人轉"的劇種建設取得了長足的進展。加強了編導工作,開拓了二人轉的新劇目,豐富了音樂伴奏,改進了服飾,充實了舞蹈美術,演員手持道具的種類有了發展變化。在內容上對古典劇目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堅持剔除"紙級、庸俗、丑惡的表演";發展"健康、幽默、風趣的優良傳統"。音樂唱腔要克服"單調、貧乏的傾向";在表演上要求做到"唱的好聽,舞的優美,逗的風趣,扮的逼真,絕活精湛",五功綜合,雅俗共賞,因此表演形式與唱腔非常豐富。在民間中流傳著 "寧舍一頓飯,不舍二人傳"的說法,可見"二人轉"在群眾中的影響之深。  

            改革開放以后,"二人轉"曲牌又不斷出新,伴奏樂器增加了揚琴、琵琶等,并兼用武場鼓、鑼、鈸。演員手持道具又增加了花傘、紗巾、長綢。根據塑造人物的需要,服飾又得到相應的改進。舞臺演出運用燈光色彩的變幻,烘托戲劇情境,綜合藝術質量不斷提高。此間涌出了大量精彩曲目,如《馬前潑水》《回杯記》《包公斷后》《包公賠情》《西廂聽琴》《雙比武》《馮奎賣妻》《水漫藍橋》等。這些作品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喜愛,久演不衰。

            在新的世紀,遼寧省鐵嶺市民間藝術團的二人轉演員趙本山,立志要將二人轉這個在東北有廣泛群眾基礎的地方戲發揚光大,使其再現輝煌。培養了潘長江、翟波、王小寶、王小力、張小飛、唐鑒君、閻學晶、小沈陽等優秀的二人轉演員。他們還演出了趙本山自導自演的十八集農村題材輕喜劇《劉老根》。隨著這部電視劇的熱播,在全國掀起了"東北二人轉熱"

             

            山東快書

            山東快書是起源于山東 臨清濟寧菏澤兗州一帶的一種傳統曲藝形式。流行于山東、華北東北 各地。其初專說武松故事,曾名“武老二”。演唱者一人手持竹板或銅板兩塊,以快節奏擊板敘唱,又名竹板快書。流傳至今已有百余年歷史。

            山東快書以說唱為主,語言節奏性強,基本句式為“二、二、三”的七字句,為保證演唱的明快,一般句子最后為三個字。左手擊打兩塊相同的銅板(鴛鴦板)作為伴奏樂器 。山東快書都是站唱形式,表演上講究“手、眼、身、步”及“包袱”、 “扣子”的運用。唱詞基本上為七字句,演員吟誦唱詞,間以說白。曲目有“單段”、“長書”、“書帽”等形式。傳統曲目《武松傳》,包括《東岳廟》、《景陽崗》、《獅子樓》、《十字坡》等12個回目,可以分回獨立演唱,也可以連貫起來表演。

            由于山東快書具有靈活簡便、易演易編的特點,通常是一個或幾個演員,用極簡單的道具進行演唱,在瞬間就能收到較好的藝術效果。又由于它不受場地的限制,無論田頭工地、車站碼頭、街頭巷尾,均可隨時演出,迅速地反映現實生活,為經濟建設服務,所以幾百年來長久不衰,有著極其廣泛的群眾基礎,許多經典段子在群眾中廣為流傳,深受喜愛。

            劉茂基、趙大桅、傅漢章是明清時代山東快書創始時三個不同時期的代表人物,他們各有所長,都對山東快書作出了杰出的貢獻。山東快書早期以趙震藝術成就最高,號稱“三鉤不敵”(“三鈞”即當時著名山東漁鼓藝人張教鈞,山東洛子藝人李和鈞,山東快書藝人吳洪鈞)。盧同文、盧同武兄弟名氣也很大,被稱之為“盧氏雙雄”。戚永立綽號“鎮三江”,藝人夸他“走到那里都有個山崩地裂”。當今山東快書藝術流派,有高元鈞派、楊立德派,以及劉司昌派。

             

               相聲

                  相聲早在宋代就有,原來的名字叫"象生"或"像聲",是仿學口技滑稽表演的意思。《紅樓夢》第三十五回里曾提到,薛寶釵見她哥哥薛蟠給她作揖賠情,就笑著說:"你不用做這些象生了!"說明這種民間曲藝是源遠流長的。但是,從帷幕里表演的"暗象生"發展成面對觀眾表演的"明相聲",卻是近一百二十多年的事。

                  見于記載,首先在北京地場上說單口相聲的是清代咸豐年間(1851-1861)的張三祿,接著是京劇丑角演員朱紹文(1829-1904),為生活所迫,改行說了相聲。朱為了肚子不顧面子,整日在露天地演出。他在手里敲打的兩塊竹板上刻著兩句詩"滿腹文章窮不怕,五車書史落地貧",發泄他的滿腔憤怒。觀眾們隨之都親呢地管他叫窮不怕先生。就這樣,"窮不怕"成了他的藝名。他演出前,先用右手攥著一把白沙子往地上撒字,邊撒邊唱自編的"太平歌詞",等觀眾聚攏來圍成一圈后,才正式表演。他有時學唱京劇,有時講解字義,有時說笑話和單口相聲。后來感到一個人說太單調,就和學生們互相問答,一捧一逗,逐漸演變成對口相聲。傳統相聲中的《改行》、《大保鏢》、《黃鶴樓》等,都是他的創作。他成了當時開始形成的相聲三大流派中"朱派"的創始人。另外兩派是以阿彥濤為代表的"阿派"和以沈長福為代表的"沈派"。當前北京的相聲演員大部分是宗朱派的。

                 相聲在發展過程中曾經把口技中的"雜學"、全堂八角鼓中的"逗哏"、評書中的"貫口"、蓮花落中的"太平歌詞"和滑稽二黃中的詼諧表演等等,加以吸收融化,形成了自己的藝術特色。這種特色按照相聲演員們習慣的說法,就是講究"說"、"學"、"逗"、"唱"。在相聲中安排"包袱",要善于借鑒傳統技巧,不斷推陳出新,適應時代的需要。組成"包袱"的手法很多,最主要的有重復、否定、反常、錯覺、雙關、夸張、打岔、曲解、諧音、爭辯等十種。
                  相聲的發展從張三祿算起,共經歷了七代。如果每一代找出一位演員做代表,七代人是這樣師承下來的:張三祿(第一代)——朱紹文(第二代)——徐有祿(第三代)——焦德海(第四代)——朱闊泉(第五代)——侯寶林(第六代)——馬季(第七代)。

                   新中國時期的相聲演員都是從第五代起。第五代相聲演員有張壽臣、常連安、郭榮起、馬三立、郭啟儒、朱闊泉等。第六代相聲演員有侯寶林、張永熙、劉寶瑞、趙佩茹、郭全寶、王鳳山、馬志明 、尹笑聲、常寶堃、常寶華、常寶霆、楊少華等。第七代相聲演員有馬季、侯耀文、蘇文茂、唐杰忠、張文順、李伯祥、杜國芝、高英培、師勝杰、常貴田、趙振鐸、范振鈺、楊議、牛群等。第八代相聲演員有姜昆、郭德綱、于謙、馮鞏、趙炎、劉偉、笑林、王謙祥、李增瑞、尹卓林、李金斗、李菁、徐德亮、高峰、奇志等。第九代相聲演員有大山、周煒、趙衛國、大兵、武賓等。此外,相聲在臺灣地區也很盛行,著名的相聲演員有劉增鍇、郭志杰、朱德剛吳兆南、馮翊綱、宋少卿、金士杰、趙自強、李立群等。
             

             

                                                                          中國戲曲的品種

             

            二黃、二人臺、上黨二黃、上黨梆子、山西梆子、山東梆子、川劇、三角戲、義烏腔、弋陽腔、廣東漢劇、云南壯劇、云南花燈戲、丹劇、木偶劇、巴陵戲、五音戲、文南詞、中路梆子、內蒙大秧歌、鳳臺小戲、永濟道情戲、白劇、白字戲、北昆、北京曲劇、北路梆子、皮黃、皮影戲、龍江劇、龍巖雜戲、東河戲、東路梆子、漢劇、寧河戲、樂平腔、正字戲、四平腔、四股弦、右詞南劍調、西皮、西秦腔、西路花鼓、西調、西路評劇、壯劇、壯族沙劇、薌劇、吉劇、呂劇、竹馬戲、老調梆子、廬劇、吹腔、亂彈、滬劇、評劇、蘇劇、甬劇、祁劇、辰河戲、余姚腔、詞明戲、含弓戲、阿官腔、靈邱羅羅腔、河南越調、河南道情、河南曲劇、河北梆子、河北亂彈、京腔、京劇、青陽腔、青海平弦戲、武安落子、杭劇、揚劇、昆腔、隴劇、茂腔、紹劇、甌劇、侗戲、宜黃戲、采茶戲、泗州戲、弦索腔、耍孩兒戲、陜西老腔、柳腔、柳琴戲、閩劇、閩西漢劇、南劇、姚劇、臨劇、哈哈腔、胡琴腔、荊河戲、渾源羅羅、貴州花燈劇、高腔、高山劇、高拔子、高甲戲、高調梆子、唐劇、桂劇、秦腔、晉劇、邕劇、莆仙戲、海鹽腔、海門山歌劇、海城喇叭戲、萊蕪梆子、壺關秧歌、淮劇、淮紅劇、黃梅戲、黃龍戲、黃孝花鼓、清戲、清音戲、粵劇、婺劇、楚劇、推劇、梨園戲、梆子腔、章丘梆子、鐃鼓雜戲、湘劇、湘西苗劇、越劇、傣劇、瓊劇、絲弦戲、滑稽戲、皖南花鼓戲、湖南花鼓戲、蒲劇、蒲州梆子、雷劇、錫劇、滇劇、蒙古劇、碗碗腔、瑞河戲、新疆曲子戲、賽戲、歌仔戲、僮子戲、蔚縣秧歌、漫瀚劇、潮劇、徽劇、影子腔、黔劇、豫劇、襄陽劇、襄武秧歌、藏劇、贛劇、彝劇……全國現有戲曲360多種。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