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戲曲 專欄  

                

            中國的戲曲 中國近代戲劇社團——春柳社
            中國近代戲劇社團——易俗社 中國近代戲劇社團——崇林社
            中國近代戲劇社團——南國社 粵劇的起源——紅船子弟和八和會館
            粵劇的發展的三個階段 粵劇的幾項特別事
            粵曲的七大體系 粵曲私伙局
            粵劇的票友 佛山、中山市的粵曲活動
            粵曲的兩大隱憂 粵劇編劇名家
            戲曲雜談 中國古代戲曲故事

                 

                 序言:樂入戲曲叢

             

                    陳賢慶

             

            年輕的時代,我生活在廣州市。廣州是粵劇和粵曲的主要發源地。過去,文藝品種不是很多,粵劇、粵曲在廣州乃至廣東都很流行。我在廣州讀書時,已經是新中國時期,屬于“新新人類”,主要欣賞的文藝作品是電影、話劇等,但也看過一些粵劇,如《梁山伯與祝英臺》《搜書院》《關漢卿》等。知道了馬師曾、薛覺先、白駒榮、靚少佳、紅線女、羅品超、羅家寶、呂玉郎、文覺非、陳笑風、盧啟光、陸云飛、郎筠玉、楚岫云、林小群、陳小茶等粵劇名家,以及熊飛影、白燕仔、李丹紅、崔凌霄、同學的姐姐李艷玲等粵曲唱家。而我自己,也能唱幾句《情僧偷祭瀟湘館》《荔枝換絳桃》等的曲子。而60年代初讀初中時,即已學會拉高胡,能熟練拉奏十多首廣東音樂。1967年文革時,又學會拉小提琴,除了拉《霍曼》練習曲以及貝多芬、舒伯特、海頓等的樂曲,偶然也會用小提琴拉拉《雨打芭蕉》《孔雀開屏》《柳浪聞鶯》《步步高》等廣東音樂。

                

                世易時移,四五十年過去了,我主要從事語文教學,以及文史、詩詞的研究和寫作,早已與粵劇、粵曲絕緣,相信今生也不會再結緣,只是偶然于夏夜在天臺上,用二胡拉拉幾曲廣東音樂,重拾起故鄉舊日的一些生活碎片而已。

             

            2007年年秋,市曲藝家協會的某領導在QQ空間中與我接觸!為何她主動與我接觸?原來,她發現了我這位粵曲創作人才!我具有何種特質,讓她相中?原來,她認為,我是廣州人,對粵曲、粵劇不會陌生;我能寫舊體詩詞,會寫文章,還會拉二胡、小提琴,懂廣東音樂,懂樂理……在戲曲創作后繼乏人的情況下,她們盛情邀請我也能加入戲曲行列。對此,我既感動,也惴惴不安!我雖然具有上述的長處,但是,寫作戲曲尤其是粵曲,我是不熟悉的,如何能擔此大任?
                

            之后,我在協會的安排下參加了一些曲藝活動,對粵曲的了解也逐漸增多。粵劇是廣東第一項物質性遺產,我了解到,在中山,粵曲的群眾基礎很雄厚,每個鎮以及許多村都有自發組織的曲藝(粵劇)社,時時有展演,群眾喜聞樂見。但是,粵曲是傳統藝術,舊曲舊戲頗多,在今天改革開放的新時期,粵曲不能只演舊戲,也應該古為今用,以它特有的形式和魅力,反映當今時代的人和事。而要做到古為今用,則需要創作的人才,創作新詞新戲。我覺得,只要有條件,有能力的寫作者,都應該關心和支持這一珍貴的文化遺產,希望能夠在我們這一代人的手中得以發揚光大,而不是衰亡消失。

             

            接觸了粵曲創作,我深感它的博大精深,粵曲的唱詞本身就是優美的詩詞,而粵曲作者又必須具備多方面的素質,非一般作家詩人樂師可以勝任。我對自己能否入門尚未有足夠的信心,但是,我也相信,只要肯下工夫,還是可以登堂入室的。在行家的指點下,我對戲曲創作漸漸有些頭緒。在200845月間,我編寫了《冰雪無情人有情》這粵劇小戲,還有相聲《兒子的網婚》等;其后,又創作了反映香山名人鄭觀應寫作《盛世危言》一書的粵曲對唱《陶齋夜話》,還有反映汶川大地震的粵曲對唱《萬眾一心抗震災》,得到協會同仁的認可,刊登于《金菊》報。同年11月,中山市舉行了一場題為《中山市原創戲曲作品展演晚會》,上述作品均得以展演。《陶齋夜話》還獲得廣東省戲曲創作的二等獎。

             

            我的戲曲創作之路,恐怕要繼續走下去了。因為2009年初,我被推薦加入了廣東省曲藝家協會,成為會員。避免浪得虛名,也為了興趣,2009年5月起,我專門買了一把中胡,充當“八音師傅”,開始嘗試跟著幾位老師傅,私伙局的唱家們伴奏粵曲。在伴奏過程中,我遇到過尷尬和困難,但也逐漸嘗到甜頭,摸到些門路。后來,又買了一把中提琴,之后,又買了一把高胡,還買了一架大提琴……伴奏水平漸有提高。為了提高對粵劇粵曲的認識,為了粵曲創作的需要,我平時也收集一些有關的資料,供自己學習,于是,漸漸有了些心得,便想到在自己的網站上開辟一個“戲曲”欄目,除了介紹有關的戲曲知識,還撰寫了多篇論文及觀后感等,其中,《孫中山與粵劇藝人》一文,被多種報刊登載。

            2011年秋季,市文化館開設各類公益培訓班,其中有中老年粵曲培訓班,受文化館領導的聘請,我擔任粵曲培訓班教師,與何老師一道工作,主要負責講授粵曲典故、樂理知識以及伴奏教唱,這工作一直持續至今,且學員越來越多。上課之余,我還擔任某些私伙局的樂師,有時也擔任頭駕師傅,有時也唱上幾曲。此外,也進行一些戲曲作品創作,如2014年,與何老師合作,就為張家邊曲藝社編導了粵曲小戲《斗氣親家》,在第四屆群眾戲劇曲藝花會上演出,獲得銀獎。

             

            我這篇小文的標題,原為“誤入戲曲叢”,但是,后來覺得不確,開始或者可以說“誤入”,但是,后來,則是“自愿”入了,而且在從事戲曲活動中能獲得很大的愉悅,因此,文章的標題,宜改為“樂入戲曲叢”。

             

                                2009年8月初稿,2014年10月補記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