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我的文學之路

            (《香山篇之四》兼慶祝《聚賢茶室》開張十九周年)

                     陳賢慶 

                              (一)

                歲月匆匆,《香山篇之三》后,時間又過去了9年,到了2019年。要寫“香山篇之四”,我自己的文學成就,似乎可寫的不多,但想到,《聚賢茶室》居然堅持開辦了19年,這就很不簡單!而最近,我們家庭的情況也有了些大變化,補充若干內容,還是有必要的。

               2010年后,大哥賢俊的身體差了,先是前列腺炎,之后是耳聾,之后是雙腿酸痛,不能走遠道,作文的活動也幾乎停止了,只是偶然應朋友之約,寫寫字。二哥賢杰,身體還算好, 還能走南闖北,2013年12月,出版了旅游散文集《樂山樂水享真情》。 

               但是,2016年春,賢杰 也突然患病,經診斷為腦瘤,之后,在南京醫院動了兩次手術,又經放療等,也遏制不住腦瘤的再次生長,在經過數月在醫院的臥床,日漸病重,終于2018年3月10日下午2時10分逝世,享年82歲。3月12日上午,我和妹妹以及他的親屬、同事、學生等在南京殯儀館為他召開了追悼會。下午,送他的遺灰到近郊牛首山的普覺寺墓園入土為安。如是,《聚賢茶室》網站就少了一位成員了。不過,他的作品是會長久留在網站中的。

                 2019年7月10日,接到廣州侄女險峰打來的電話,說大哥病重,入了醫院。大哥賢俊出生于1930年,今年已經89歲了。在過去的幾十年間,他動過五次大大小小的手術,最嚴重的是割了一只腎。能活到89歲,已經很了不起。今年3月間,他被檢查出患了肺癌。這就是要命的絕癥了!醫生不敢動手術,也難以施用化療、放療之類,采取保守療法,只吃中藥。但是,這也只是拖延時日而已……7月12日早上,便接到險峰的電話,說大哥9點多鐘去世了!……當天,險峰她們與殯葬公司聯系,辦理殯葬的“一條龍”的服務。大哥的告別儀式安排在7月16日上午舉行。大哥的書法和文學作品,同樣會長久留在《聚賢茶室》網站之中。 

                一年多的時間,賢杰和賢俊相繼去世了。至于小妹賢芳,2015年添了孫子,每天操勞家務,已無暇寫作,所以,《聚賢茶室》網站,就剩下我這位三弟賢慶一人在獨力支撐了。

                2017年12月,《聚賢茶室》網站要續費。我又續交了三年的費用,并增加了100兆的空間。 

                              (二)

                2010年之后的8年,我沒有停止寫作詩詞,到2019年12月,我的詩詞作品《水沫集》已經累計接近4200多首了。也常有詩詞見于報章、雜志和會刊。2016年和2017年,還有一些詩詞獲得征詩比賽的獎項,如“全球華人華僑詩詞大賽”等。《桂枝香-岐江漫步抒懷》一詞,獲2018年“全球華人詩詞聯大賽”詞類唯一的一個特等獎,收入獲獎作品集、選入《還看今朝-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周年詩詞集》、刊登《文藝中山》2018年第6期總第73期。 廣州《詩詞》報的編輯呂君愾先生、香港《嶺雅》的主編李國明先生以及廣東《嶺南詩歌報》的編輯部主任蔡泰然先生都是接 受和樂意刊登我的詩詞的,蔡泰然君與我還有私交,常有詩詞唱酬,但是,三位嶺南詩詞大家先后作古了,我也數年沒有往外發送詩詞稿。

               文章也不時寫寫,亦有多篇發表,如《當年落戶羅松鄉》《洋溢鄉情的華僑嘉年華》《當年,他們落戶坦洲鎮》《寒梅璀璨粵謳傳》《保定軍校的香山籍人士》《不應忘記的孫中山先生追隨者蕭自豪》《香山人最早在國內辦報》等在《中山日報》和《孫中山研究》等。《寒梅璀璨粵謳傳》獲報告文學征文三等獎。 2016年《中山日報》征集“見證中山改革開放征文,我寫了《見證路橋連四方》一文投去,刊登于當年7月31日《中山日報》,為此征文欄目之第一篇。之后,收入2018年1月出版的《我與中山改革開放》一書。《不有留者,誰守社稷——記陳君葆護書之功》一文刊登2019年第二期《中山檔案方志》。

               還要重點說說,《聚賢茶室》網站上的《中華歷朝歷代》一書,以前寫到清朝的滅亡,全書結束了。后來,我想想,中華民國,也是一個朝代呀,而且是很重要的一個朝代,也應該補充進去。于是,2019年間,續寫了兩章共19節,儼然是一部“中華民國簡史”,自己也覺得很滿意。 

               2010年5月起,市社科聯委托市檔案館寫作《中山改革開放(1979-1988)社會狀況研究》一書。市檔案館聘請我為該書的主筆。這書主要是要反映中山市改革開放第一個10年的社會狀況。完成書稿后,幾經修改上送社科聯,又經過修改,于2011年3月通過,并收到可觀的勞務費。

               2011年6月,我出版了文史散文集《一位偉人和一座城市》。這是我將近年來為報刊所寫的有關香山、中山的人文、歷史以及孫中山的故事的文章105篇匯編成“中山歷史”“中山民俗”“中山人物”和“走進孫中山”四輯,由北京團結出版社出版。市宣傳部給予了出版的補貼。 

               2011年10月出版《賢聲》集。此書是我家四兄妹的文章合集,每人自選8篇文章,由北京團結出版社出版。大哥陳賢俊題寫了書名,我寫了一首七絕,用于書的封底。詩云:“陳家兄妹著文章,世事悲歡意味長。告誡兒孫應惜愛,中華今日好時光。” 

               2011年8、9、10月間,用三個月的時間,完成市檔案館6700多張舊照片的考證和撰寫說明文字。11月7日,上交最后一批資料,下午收到勞務費。

               2014年第4季度,我又被邀擔任市教體局退休教師的報紙《老教工》的編輯至今。這報紙一年才出四期,這工作文學性并不強,但“我的退休生活”等欄目,畢竟是與文學有關,也需要有過硬的文字功夫才能應付。

               我在《聚賢茶室》網站的《亂世學人——民國文化界社團》一書,以前只寫了部分,2016年間,也終于完成了,共有“文化社團”38個,“學術流派”6個,“小說流派”4個,“新詩流派”5個,“近代著名報紙及報人”,“民國著名大學及相關人物”30個,洋洋大觀。《民國軍政人物尋蹤》欄目,仍爭取時間,不斷加入新的內容。這8年間,我又到過不少地方,每一次旅游之后,都有游記補充到網站的“旅游漫記”欄目,如“歐洲游”“臺灣游”“美國游”“加拿大游”“昆明游”“美國二度游”“西班牙、葡萄牙、摩洛哥游記”等。足球欄目,近年關注“亞冠”,每年的比賽,我都會全程跟蹤記載。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的每一場比賽,我自然都寫了觀感。 

                              (三)

                2017年11月,我受聘為中山市政協文史委的文史專員及審稿專家,從市政協主席手中接過聘書。文史專員是個名譽銜頭,在文史委的出版物中列為“顧問”,但審稿專家是要干實事的,要審閱校對書稿,并有可觀的稿酬。2017年末到2019年冬,我參與或審閱或校對《足跡-中山改革開放實錄》六卷本叢書;審閱了澳門問題研究專家黃鴻釗教授所著的《濠鏡風云》下卷書稿;校對了《陳君葆全集之詩歌卷上下集》中的千余首詩詞;校對了《中山多神探源》(中山吳競龍著);校對了《申江香彥》(珠海黎細玲著);校對了《偉人教澤,光后惠遠》(中山容暉、徐兵著);校對了《陳君葆書信集》。審讀了《1966-1976年中山史料征集》全部三批史料;審校了《解放歲月》和《中山名人傳略》。《中山名人傳略》選入15篇我的作品。

               至目前仍參與的文化團體,計有中華詩詞學會、中國楹聯學會、廣東省詩詞學會、省楹聯學會、省作家協會、省曲藝家協會、廣東嶺南詩社;曾擔任過市作家協會的理事,現在仍擔任市詩社的理事、市詩詞楹聯學會的常務理事兼副秘書長、市孫中山研究會會員、市檔案學會會員、市戲曲研究會會員、市公共文化促進會會員等。

               2019年4月2日,是本人的71歲生日。71歲,是文學生涯的衰落期,還是另一個高潮的開始?我希望是后者。

                               2019年12月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