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易俗社

            西安易俗社原名“陜西伶學社”,是著名的秦腔科班,被公認為是世界藝壇三大古老劇社之一。

                                       一、易俗社建立

            191271日,陜西同盟會會員李桐軒、孫仁玉以及王伯明、范紫東、高培之等160多名熱心戲曲改良的社會各界知名人士在西安創建了我國第一個集戲曲教育和演出為一體的新型藝術團體——陜西易俗社。該社以“輔助社會教育,啟迪民智,移風易俗”為宗旨,按照資產階級民主制度制定章程,建立領導機構。主要領導成員由社員民主選舉,并規定任期。設立評議部、編輯部、學校部、訓練部,招收少年學員,先學初小、高小課程,后上“文史進修班”,達標者發給畢業證。在此基礎上學習六年戲曲專業,合格者發給戲曲專科學校畢業證書,從事戲曲演出。易俗社將文化教育、戲曲訓練、演出實踐結合起來,培養了大批戲曲人才,創作和演出了許多優秀劇目,對戲曲發展產生了巨大影響,對戲曲改良起到了示范作用。

              易俗社的創作機構制定有劇目編寫要求,王伯明、李桐軒、孫仁玉、范紫東、高培支、盧縉青、李約祉、李儀祉、王紹猷、李干臣、胡文卿、呂仲南、王輔丞、封至模、馮杰三、樊仰山等劇作家創作、改編大小劇本500余本(另有資料顯示為800多本),不少已成為優秀保留劇目,如《呂四娘》、《三滴血》、《火焰駒》、《柜中緣》等。

              易俗社還聘請了陳雨農、趙杰民、黨甘亭、唐虎臣、李云亭、劉麗杰、高天喜、王觀登等名家執教,僅在1949年前的37年中就訓練演員13600余人,延續到今天,共招收培養了15期學生近千人,畢業者遍及西北各個秦腔劇團。其中有較大影響并形成各自藝術特色的前輩名家包括劉毓中、劉箴俗、王天民、孟遏云、肖若蘭等,當今的陳妙華、張詠華、全巧民、伍敏中、郭葆華、張保衛、宋百存、任炳漢、毛文德、戴春榮、惠敏利、王科學、馮永安、李淑芳、薛學慧等均是該社培養的秦腔著名演員。

            《中國戲劇史》把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秦腔名家與京劇名流作比較:劉箴俗齊名梅蘭芳;王天民神似荀慧生;李正敏雛形尚小云;王秉中縮影楊小樓;莊正中活脫程繼先;耿善民儼然言菊朋;馬平民雁行王長林;能和譚鑫培相論者,唯有劉立杰。

                                    二、易俗社歷史 

            19201218日,國民政府通俗教育研究會會長王章祜給易俗社頒發金色褒獎狀,指出:“戲劇一道所以指導風俗,促進文明,與社會教育關系至巨。欲收感化之效,宜盡提倡之方。茲有陜西易俗社編制各種戲劇,風行已久,成績豐富,業經、呈請教育部核準,特行發給金色褒獎狀,以資鼓勵。”

            19213月, 易俗社在武漢成立“陜西易俗社漢口分社,”,包括當時南通伶工學社社長歐陽予倩在內的各界名流熱烈祝賀并積極宣傳。一名叫朱云濤的人在《易俗日報》上刊登《祝陜西易俗社十周年紀念》的文章說,“上年該分社蒞漢,吾嘗以為欺世盜名之流,淡淡目之未為注意。今夏該社遷于西會館,予始往參觀,見其所演各劇,皆有關改良社會,糾正人格,保存國粹之偉旨。予始喟然嘆曰:‘該社誠不愧命名易俗也。’”同年的一天,在武漢長樂大劇院演《一字獄》,忽然一位老者從座位上站起來,操四川口音大喊:“戲中的萬人杰就是我!”全場皆驚,老人報自己的姓名,介紹此戲的歷史背景,高聲稱贊戲編的好,演得好,很真實,觀眾掌聲雷動,成為劇院奇觀。

            192226日,著名京劇藝人劉藝舟致函易俗社,要求:“將歷年編演劇本,檢賜全份,俾資參證采擇,協濟正樂化俗之風,改革京中不良戲劇,共助國內提倡人民淺識。”說明很多京劇劇目獲益于秦腔的傳統劇目。當月22日,袁達三《談易俗學社戲》的文章說:“易俗學社在漢口各種戲劇中,無論以情或以藝言,皆能壓倒一切。”

            19247月,魯迅先生和北大、北師、東南、南開等大學的十余名學者、教授應西北大學教授傅桐之邀,到古城講學,于716日、17日、18日、26日、83日五次到易俗社觀看演出。劇目有《雙錦衣》、《大孝傳》、《人月圓》等。臨行時,將講學報酬僅留路費,余五十圓全贈該社。隨行的《北京晨報》記者孫伏園先生同時捐贈50圓。為祝賀易俗社成立12周年,題寫“古調獨彈”四字相贈。根據孫伏園回憶,魯迅先生多次看完演出后,都給予高度評價。他說,能有這樣一個立意提倡社會教育為宗旨的劇社,起移風易俗的作用,實屬難能可貴。

            19321月,西安《新秦日報》舉辦“菊部春秋”秦腔演員評比活動,王天民(1914197211歲進易俗社,12歲成名)名列第一,李正敏排名第二。

            520日,易俗社全體90多人,在副社長耿古澄的率領下,先后到河南、河北、山西、北京、山東濟南、江蘇徐州、經開封、鄭州等五省、京城等13個市、縣。1933年元月31日返回西安,長達257天。

            911日,蔣介石以易俗社“移風易俗,改良社會,提倡教育,促進革命之藝術表演,與其他劇社迥然不同”為理由,委托陳果夫給易俗社1000元,讓多印劇本,廣播全國。

            918日,參加鄭州“九·一八”一周年紀念大會,當場演出《打倒日本化》、《焚嫁衣》兩劇,宣傳抗日。

            127日到北京。8日在哈爾飛大劇院羅致獻演,“大博識戲者的贊美”,觀眾擁擠。梅蘭芳、尚小云、齊如山等京劇名流對花旦演員王天民 “異常賞識”。國劇學會理事齊如山在該會舉行招待會,并代表因在上海演戲未能見面的梅蘭芳看望王天民,并多贈劇照表示善意。尚小云為王天民化妝,把最好的新戲裝借他演出,以增光輝。北平各大報章連篇累牘的介紹古老的秦腔和易俗社、主要演員、優秀劇目。

            19331月,天津《大公報》元月3日以《易俗社載譽離平,昨日下午專車赴濟南》為題,高度贊揚易俗社的北平之行,報道說:“真正秦腔陜西易俗學社,此次來平共演二十一日,深受社會人士歡迎,轟動九城,每場滿座。除私人歡宴不計外,如國劇學會、法政學院、戲曲學校、陜西同鄉會、故宮博物院等,或則設宴招待,或則歡迎參觀。成績優良,印象大掛。固該社之劇本,足為社會教育之助。該社演員各有特別優秀之處。而秦腔自固有歷史與價值,實亦重要原因也。”

            1934年,上海百代公司派員來西安,為西安易俗社的耿善民、王天民、李可易等著名演員錄制了首批秦腔戲曲唱段,共30余張,成為秦腔最早的音樂唱腔資料,戲曲藝術教育家封至模先生親自做片頭說明。全國發行。

            1935年,上海百代公司為剛滿二十歲的李正敏灌制了8張唱片,并且冠以“秦腔正宗”的美名。京劇大師梅蘭芳對其表演稱贊有加,稱他為“西北的程硯秋”。(2002611日《西安晚報》)

            19375月,時任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長兼河北省政府主席的抗日名將宋哲元委托孫隆吉、劉定五發函,邀請易俗社進京演出。該社以強大陣容,在副社長耿古澄、教務主任封至模帶領下,于66日到達北京。先后在懷仁堂、哈爾飛大劇院、長安大劇院、西苑、南苑等劇院演出20多本。617日《全民報》評介易俗社在懷仁堂演出《韓世忠》,報道說:“觀眾極多,足無隙地,無票遭拒門外者大有人在。觀眾歡迎之情緒,誠為僅見。”報道指出:“當此國難嚴重之日,實與宋朝無二致。宋時君昏臣懦,畏敵如虎,因循茍且,只圖談生,抗敵之士,不能見容,奸佞當權,賣國誤國,卒至淪于異族,在民族史上留一污痕。”該報認為《韓世忠》“寫歷史的傷痛,促民族之覺悟,振聾發聵,立懦警頑,實對現時之中國當局,下一針砭。方今舉國民眾,抗敵殷切,故亦極歡迎此抗敵救國主義之民族佳劇也。”

            77日,陜西易俗社在北京演出,并與京劇界名流交流。當天《京報》發表封至模的文章,介紹兩出愛國劇《山河破碎》、《還我山河》時疾呼:“觀此而不扼腕而嘆,奮臂而起是無人心也!再回觀現在的中國,現在的中華民族,現在國人的民族意識,是否與南北宋相若?!我們只有大聲吶喊著,‘山河破碎了!’‘還我山河吧!’”當晚日軍向盧溝橋發起進攻,“七·七事變”起,抗戰爆發。易俗社在戰火中堅持演出,到10日返回。日本法西斯對易俗社懷恨在心,于1938年派飛機轟炸了易俗社,造成巨大破壞。

            1938年,時任蘇區中央政府西北戰地服務團團長的丁玲率團來西安,受到易俗社的熱情接待。為表示對革命的支持,贈送戲裝一箱,這成為當時紅色政權文藝團體唯一的古劇裝。丁玲1980年回憶這事時對肖云儒說:“易俗社送給西戰團的行頭,是當時陜甘寧邊區第一套完整的秦腔行頭,從那時以后,西戰團就可以獨立演出秦腔了。在西安這4個月,實是我一生很難忘。”

            新中國成立以后,易俗社由政府接辦,并多次晉京演出,《三滴血》、《游西湖》、《游龜山》、《西安事變》等優秀劇目享譽全國。 

                                      三、易俗社功臣

            1932220日,社會活動家、秦腔劇作家、中國秦腔史上第一個正規的戲劇演出和教育團體——陜西易俗社的創始人李桐軒先生逝世。他生于1860年,蒲城人。二十歲中秀才,1905年參加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1908年就陜西一次重大的革命活動(蒲案)向滿清西安學使余坤當面質詢,對清室官員李體仁毆打學生、破壞革命、摧殘教育提出嚴厲譴責,紀念大會上放聲痛哭。1911年,辛亥革命陜西起義日,冒著生命危險前往武昌為革命軍通氣。民國初,曾任全國讀音統一委員會在制定注音字母工作中作出重要貢獻。1912年,先生以討袁救國,振興中華為己任,戲曲宣傳民主;以移風易俗,改造社會為宗旨,提高民眾覺悟。與愛國志士孫仁玉共同發起,得到社會各界積極響應,按照資產階級民主制度建立了陜西易俗社。他1913年寫出推動戲劇改革的論著《甄別舊戲草》,1917年出版發行。書中列舉大量事實,將當時戲曲分為三大類:“可去之戲分六類:一曰誨淫;二曰無理;三曰怪異;四曰無意識;六曰歷史不實。(例證158種)可改之戲分三類:一曰善本流傳失真者;二曰落常套者;三曰意本可取而抽象者。(例證43種)可取之戲大致分為四類:一曰激發天良;二曰灌輸知識;三曰武打之可取者;四曰詼諧之可取者。(例證130種)”先生的目的在序言里表達得很清楚:“由是言之,戲曲之改良,俱以膏粱易藜藿,此外固無多事也。擬人亦有言曰:‘推其陳,出其新,病乃不存。陳之不推,新將焉出?’不揣固陋,特甄別舊戲以貢獻社會,以就正于教育大家。”他的寫作時間與國學大師王國維的《宋元戲曲史》同時完稿。1914年反動軍閥陸建章督陜,殘害革命黨人,追捕李桐軒,他藏于老家地窖,幸免遇難。對秦腔的發展和易俗社的建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1934714日,易俗社的發起人,劇作家、教育家孫仁玉先生逝世。他生于1872年,早年為滿清貢生、舉人。后任陜西省修史局修纂、陜西宏立高等學堂、省立中學、女子師范教員。兼任易俗社評議長、編輯主任、社長。他與同盟會盟員李桐軒先生志同道合,決心以討袁救國,振興中華為己任,戲曲宣傳民主;以移風易俗,改造社會為宗旨,提高民眾覺悟。共同發起建立陜西易俗社,開創了以教于樂的先河,成為當時進步知識分子的一把火炬。他德高望重,慧眼識才,招收培養了一批又一批蜚聲全國的優秀演員。有與梅蘭芳(北梅)、歐陽予倩(南歐)齊名,被譽為戲圣的花旦演員劉箴俗(西劉);著名青衣張秀民等。他一生編演秦腔劇140多個,其中《看女》、《柜中緣》、《小姑賢》、《三回頭》等自今久演不衰,并被京劇等多個劇種移植。他去世后,國民政府西北行轅主任楊虎城將軍、歐陽予倩、梅蘭芳等敬送挽帳。梅蘭芳在挽幛上寫有“名伶不朽”四個大字。  

            194252日,對易俗社的發展做出無私奉獻的教練長陳雨農(小名德兒、德娃)先生與世長辭,終年62歲。他生于1880年,家境貧寒,曾入臨潼“華清班”學戲,成名后與張壽全、李云亭、聶全銘、李宏斌、屈景益、等人組成“玉慶班”,是清朝末年秦腔中有高度藝術成就的表演藝術家,為關中第一名旦。易俗社成立時,他不計個人得失,帶著他辛苦置辦的戲裝慷慨加入,為創業初期的易俗社和秦腔的發展做出重大貢獻,被譽為“開國元勛”。他從事秦腔藝術五十年,當演員,精益求精,觀眾說:“德娃走雪,一回一個樣。”民間諺語說:“快跑快跑,去看德娃的皇姑打朝。”三十年代去北京演出,京劇同仁稱他為“秦腔王瑤卿”。當教練,他一絲不茍,秦腔巨星劉箴俗、劉毓中、劉迪民、馬平民、王天民、沈和中都出自他的麾下。他抗戰愛國熱情,民主思想和高尚藝德,是大家公認的。戲曲藝術教育家封至模先生說:“陳雨農在藝術上的成就,以及他終生獻身戲劇事業的精神,在秦腔界是建有卓越功勛的。”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