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春柳社

            春柳社是1906年底在日本東京由中國留學生成立的戲劇團體。要介紹春柳社,必須從弘一大師說起。

                                         一、李叔同

            弘一大師的前半生以李叔同(別名很多)馳名于藝術教育界,是我國最初出國學習西洋繪畫、音樂、話劇,并把這些藝術傳到國內來的先驅者之一。1880年舊歷九月二十日生于天津一個富裕的家庭。俗姓李,幼名成蹊,學名文濤,字叔同,名號屢改,一般以李叔同為世所知。  

            李叔同的幼年少年和青年時代,在天津、上海等地接受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在詩詞、古文、書法、金石等領域均顯露出過人的才華。喜歡交結當時的四方名士,后又考取南洋公學,得蔡元培教導,修習日文,結識邵力子、黃炎培、謝無量、胡仁源、項驤等同學。

            19054月,母氏王太夫人逝世,李叔同改名李哀,后又名李岸,東渡日本留學。他首先在學校補習日文,同時獨力編輯《音樂小雜志》,在日本印刷后,寄回國內發行,促進了祖國新音樂的發展。又編有《國學唱歌集》一冊,在國內發行,這些在中國新音樂史上都起到了啟蒙的作用。

            19069月,李叔同考入東京美術學校,學習西洋油畫等。除了學習西洋油畫外,他又在音樂學校學習鋼琴和作曲理論;同時又從戲劇家川上音二郎和藤澤淺二郎研究新劇的演技,并對新劇即話劇這種藝術形式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李叔同有同班同學曾延年,還有陸鏡若等,均志趣相投,于是,便有了組織劇社的愿望。1906年底發起組織了春柳社文藝研究會。這個團體的成立,其初衷并非專門從事戲劇活動。這可從《春柳社文藝研究會簡章》中了解:“本社以研究文藝為目的,凡詞章、書畫、音樂、劇曲等皆隸屬焉。” 春柳社設有事務所,地點在東京下谷區池之端七軒町廿八番地鐘聲館,這也是李叔同當時的住處。

            1907年春節期間,為了賑濟淮北的水災,春柳社首次在賑災游藝會公演法國小仲馬的名劇《巴黎茶花女遺事》,李叔同(藝名息霜)飾演茶花女,卷發、白衣、白色長裙拖地,腰身小到一把,眉峰緊蹙,眼波微睇,十分美麗。引起許多人們的興趣,這是中國人演話劇最初的一次。歐陽予倩受了這次公演的刺激,也托人介紹加入了春柳社。
              第二次的公演是19076月,稱為《春柳社演藝大會》。春柳社在《開丁未演藝大會的趣意》上說:“演藝之事,關系于文明至巨。故本社創辦伊始,特設步部研究新舊戲曲,冀為吾國藝界改良之先導。春間曾于青年會扮演助善,頗辱同人喝采;嗣后承海內外士夫交相贊助,本社值此事機,不敢放棄。茲訂于六月初一初二日,借本鄉座舉行《丁末演藝大會》,準于每日午后一時開演《黑奴吁天錄》五幕。所有內容概論及各幕扮裝人名,特列左方。大雅君子,幸垂教焉。”
             春柳社第二次演出的劇目,是根據美國作家斯陀夫人小說《湯姆叔叔的小屋》的林紓、魏易譯本改編的《黑奴吁天錄》,李息霜扮演美國貴婦愛美柳夫人,曾得到日本戲劇家土肥春曙和伊原青青園的好評。 

                                      二、曾延年 

            介紹春柳社,除了介紹李叔同外,還須介紹與他共同組織春柳社的曾延年。過去,學界對曾延年知之不多,近年來,學者陳星先生著有《李叔同身邊的文化名人》一書,對曾延年作了考究,使我們對其有了較多的認識。

                曾延年,1873年生,字孝谷,四川成都人。早年在北京生活。在國內師范學校畢業。1906年考取官費留學日本,同年10月進入東京美術學校西洋畫系學習,與李叔同同學。據同學的介紹,曾延年除愛好戲劇外,兼善詩文字畫。他身量較矮,雙目無神,談起話來,滑稽幽默,詼諧自如。……他居住北京多年,能唱二黃,舊劇看得也很多。也許他比日本學生年長,言行老誠樸實,有"好好先生"之稱。他善于和日本學生交往,有時到甲州去,有時也參加去修善寺的寫生旅行,下起雨來就悶在旅館里唱中國歌曲……

                   1907年中國的春節前后,春柳社演出了《茶花女》選幕。這是該社首次公演。如果說春柳社是中國第一個話劇團體的話,那么這次演出就是中國話劇的第一次正式演出了。李叔同和曾延年是這次演出的主要人物。李叔同扮演的是瑪格麗特,曾延年飾阿芒的父親。演出獲得了成功,各方面的評價甚高。松居松葉曾著文寫道:中國的俳優,使我最佩服的,便是李叔同君。……與其說這個劇團好,不如說這位飾椿姬的李君演得非常好。……尤其是李君的優美婉麗,絕非日本的俳優所能比擬。

                 如果說《茶花女》的演出,其成功主要得益于李叔同的表演,那么190761日正式演出《黑奴吁天錄》,并同樣獲得成功,曾延年有不可磨滅的功績。這個劇本由曾延年改編。歐陽予倩認為這應該是中國的第一個話劇劇本。在內容上,曾延年主要截取原小說的開頭部分;在形式上,他采用了西方近代戲劇的分幕方法。在這次演出中,李叔同扮演愛米柳夫人并客串跛醉客。曾延年扮演湯姆、韓德根、意里賽三個角色。均體現了他倆較為寬廣的戲路。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李叔同和曾延年都擅長美術,所以,春柳社的這兩次演出,舞臺美術工作都做得十分到位,受到各方的一致贊揚。

                 演出《黑奴吁天錄》后,李叔同、曾延年還演出過《天生相憐》,李叔同扮演西洋少女,曾延年飾父親。明治四十一年(1908)五月,日本新派劇合作公演《月魄》,報上曾宣傳要由中日兩國演員共同演出,曾孝谷、陸鏡若都參加了的。……這次曾孝谷只不過扮演了陸軍演習時的士兵,而并不是什么重要角色。歐陽予倩說:"他(曾孝谷)在日本的時候,始終和我們演戲,……”

                 春柳社什么時候結束?1908后,李叔同就對演出失去興趣,不再參與春柳社的其他演出,而曾延年雖未徹底淡出,但也較少參與其活動。他倆似乎先后將精力用到美術方面去了。李叔同回國后,并沒有專門從事戲劇工作。而曾延年,據歐陽予倩介紹,回國之后,很想組織劇團,沒有成功;在上海新新舞臺(即天蟾舞臺)和任天知混過幾天,當然不會合適。那時候所謂文明新戲,完全不用劇本,他如何跟得上?他一氣就回四川去了。回到四川以后,仍然不能忘情,辦了一個旬刊,可是沒有機會再干舞臺生活了。

                                        三、歐陽予倩

                春柳社雖然存在的時間不長,但是,其意義卻非同一般。它是中國第一個話劇團體,中國的話劇,就是由留日學生傳回國內,其后得到發揚光大的。在此,還需介紹一個傳承者,這就是歐陽予倩先生。

            歐陽予倩,1889年生,湖南瀏陽人。原名歐陽立袁,號南杰,藝名蓮笙、蘭客,筆名春柳、桃花不疑庵主。1902年東渡日本,先后在成城中學以及明治大學、早稻田大學文科學習。1907年參加春柳社,與李息霜、曾孝谷、陸鏡若等在東京演出話劇《黑奴吁天錄》。回國后,繼續從事話劇事業,在上海組建“新劇同志會”,演出《家庭恩怨記》、《猛回頭》、《社會鐘》、《熱血》等話劇。他是中國話劇的奠基人之一。
                1914
            年他開始編演京劇新戲《寶蟾送酒》、《饅頭庵》、《黛玉葬花》、《晴雯補裘》、《潘金蓮》等。同時向陳祥云、林紹琴,克秀山、李紫仙、周福喜等人學習京劇青衣、花旦、刀馬旦戲,向薛瑤卿學習昆曲戲。參加“新舞臺”社,與夏月恒、夏月珊、夏月潤、潘月椎、馮子祁、毛韻珂等人合作。他還創作了《哀鴻淚》等一些運用京劇形式表現現實生活的劇目。抗日戰爭時期,他編導了《梁紅玉》、 《桃花扇》、 《木蘭從軍》等戲,激勵人民群眾抗日救亡的熱情。他與田漢成為當時戲曲改革的倡導者,受到社會各界的尊重。他的表演在繼承京劇藝術優秀傳統的基礎上,又能夠兼收南北各派之長,大膽進行演出形式的革新,在戲曲界有著深遠的影響。曾與梅蘭芳齊名,并稱為“南歐北梅”。1961年逝世。

            春柳社,在中國戲劇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