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驅除病魔、活得瀟灑

                                          陳賢俊

                在人的一生中,不免會有這樣或那樣的疾病,有了病就要看醫生,打針吃藥,在這個過程中,往往會走很多彎路、最后才能解決問題,就我個人的經歷來說,就走了很多不該走的彎路,現在回頭看一看,也覺得可笑,可是在當時,也是“當局者迷”,不知如何處置,現在我談一談,我為了治病,在摸索中的一些情況,也是告訴我的親友們,我是怎樣活過來的。

                                  一、頸椎肥大癥

                起初,是騎單車時,左膀有個地方刺痛,像針扎一樣,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最初作肩周炎治療,不好,再作扭傷治療,也不好,搽油、拔火罐,又封閉打針也不行,還為了治病回鄉下去找土醫生治療,也作跌打認真治療都不行。到醫院醫生看,醫生說是神經病,給點止痛藥吃了也不見效,此時思想彷徨,情緒低落、連自已的本行(木工)都不能做了,這時我的領導還算照顧我,讓我到辦公室協助做些工作。我不能上全日班,只是半休。

                有一天,到東山區人民醫院看病,醫生叫做王家聲(那時我不知道 ,后來才知道這王家聲是當時的外科主任,后來當了東山區人民醫院的院長),我主訴之后,他看一下我,叫我做頭部運動,此時我把頭左右前后擺動,哦!原來仰頭的時候受阻,不能做后仰的動作,醫生大概已意識到毛病在那里,他叫我去照個片,同時開藥給我吃,他也不說什么話,過了幾天我又去東山區人民醫院看病,可是看的不是這個醫生,是一個比較年青的醫生(資歷較淺,水平較低的醫生),我拿著照片給他看,他看了,他說沒有什么毛病,然后開點止痛藥給我吃,我對醫生說,我痛得很,不能開工呀!這醫生又說:“那你就退休吧。天哪!我才45歲(那是1975年的事),是全家的支柱,我退休了,全家生活靠什么呀!于是思想更加彷徨,情緒更加低落,然而,又過了幾天,我又去東山區人民醫院看病,一定要找王家聲醫生看。真是湊巧,王醫生這天帶著四個實習生上班,我拿著照片叫他看,他一看照片,便對實習生們上課,講解這個片的情況,他說:“這個病人得了頸椎肥大癥,或者叫做頸椎綜合癥,一般45歲左右的人,由于工種的原因,容易患這個病,你們看第56節的頸椎明顯增大,這頸椎增大了,通過這里的神經線就難以通過,這神經線是管那個部位的,那個部位就痛,他現在左臂上部痛就是這個原因……”,這番話是醫生對實習生講的,而我也完全聽在耳里,王醫生又繼續講:“這病的治療方法有多種,吃藥控制它可以,牽引使它松開,讓神經通過也可以,手術治療把它切除也可以,但他現在還不到動手術那一步,可以牽引(理療)解決問題,但我院現在還沒有牽引的設備。建議他到中山一院(全稱是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去搞理療……”這話我也完全聽到了,這一回,我算是找到了病因,去理療吧。

                然而,中山一院是有理療設備,但他一周只有四天,即星期一、二、四、五。而且每次理療只二十分鐘,我到中山一院理療了幾次,覺得未能達到目的,只不過是為了拿病假單,能半休而已,在此期間我與親友通信,往往會談到自已的病情,如何折磨自己,恰好,我的妹妹在海南島(知青),她有個同學的丈夫在解放軍173醫院(在廣州、暨南大學內)正是管理理療室的醫生,就憑這個關系,我妹妹寫了信叫我去找他,就拿著這封信到了173醫院去理療,這真是路線找對了,又遇到貴人,當天他給我理療之后,借給我一套理療的工具,叫我帶回家,仿造一套,自己在家理療,這套工具也很簡單,就是用布做一個套,把頭部套起來,然后用繩往上拉,上面用個滑輪,將這條繩往下墜,用大概七、八公斤重的重物墜下來,這樣將頸椎拉開,經過若干次的拉動,它自然就會拉開增大的頸椎了。

                這一回,我很有信心為自已治病,從這一年的八月八日開始牽引,每天早上牽引了才去上班,晚上牽引了,才去睡覺,每次30分鐘,從八月八日到十一月15日(三個多月)就痊愈了,后來也有復發,但牽引幾次又好了,到現在我已80多歲啦,也不見它復發了。

                要說復發,也有一次嚴重的,就是1984年,我單位去中山長江水庫旅游,我和我的女兒都去了,長江水庫游樂園有個游戲項目叫做“翻滾飛車”,就是坐在翻滾飛車上,讓飛車在空中翻兩次,我和我女兒都大膽地參加了游戲,當飛車翻滾到人的頭部朝下,屁股朝天的時候,必然壓到頸椎,這兩下又把我的頸椎壓痛了,下來以后,到那里看立體電影時,就發覺自已頸椎又出了問題啦,幸虧回家以后,牽引了幾次又好了。

                                    二、盲腸炎

                盲腸炎本是很普通的疾病,手術也是很簡單的手術,但是當你還不知道自己患了盲腸炎的時候,你就亂猜疑、亂求醫,耽誤時間,浪費金錢,嚴重的還會誤了姓命,不可小看它。

                我是做木工的,每天要騎單車上落班,當時居住的環境又惡劣,得病的可能性是很多的,最初是騎單車時,背部右下方有點暗暗的痛,那時以為是腰肌勞損,就搽油,敷藥一段時間,但不能解決問題,再者就是小便有點不暢,以為是前列線問題,又吃治前列線的藥,也不解決問題,有一個晚上痛得很厲害,到中山一院看了,又到區人民醫院看,那些醫生都看不出問題,只是安慰安慰,給點止痛藥吃,有一天痛得很嚴重,逼得在黃花崗衛生院觀察了一個夜晚,但都不能解決問題,最后,到中山一院找專家教授,這教授很高明,我訴說情況以后,他看了幾下,就知道我得了盲腸炎的病,叫我馬上入院動手術,七月三十一日入院,八月一日就做手術,這樣才解決問題,據負責手術的醫生說,如果再遲一天來醫院就不行了,盲腸已開始化膿,你還算幸運,這手術很成功,前后只8天時間就出院了。

                                 三、間盤突出癥

                現在來看“間盤突出”這個毛病知道的人比較多,而在二十年前,則知道的人就不多,所以那個時候我也盲摸摸地奔走了相當長時間,才找到病因,起初,總以為是腰痛,是腰肌勞損,按腰肌勞損的病來治療,總是沒有效果,再者,按腰骨痛來治療,買條豬尾骨來煲湯,增強鈣質之類,又不行,再者作正骨科來治療,去看跌打醫生(是名醫)他還給我的脊骨槌了幾下,可是也不湊效,病情總是折磨人啊!有一次到黃花崗衛生院看病,那個醫生是掛靠衛生院的,叫做韓××,是自已開擋做自己的,他用一支約20公分長的鋼針,從我的尾龍骨直穿入整個脊椎,痛得我呀呀的叫,但黃花崗衛生院的其他任何人都不理睬,那是這個醫生個人的事,因為他只是掛靠衛生院,出了什么問題,都與衛生院無關,這一回把我弄暈了,他做完這動作下來以后,我暈倒了,醒來以后也不敢走動,就坐在椅子上、幸好我單位有個職工,也是來看病的,我就托他帶個口訊給我的單位領導(那時尚無手機)結果派了一輛面包車接我回去,可怕呀!

                病情一天比一天嚴重,怎么辦?坐著吃飯都不行,側臥也只能側向一邊,問題十分嚴重,要求單位派輛車送我去醫院求醫,我住的是三樓,沒有電梯,只好用個自制的擔架抬下樓,又抬上面包車到中山一院,我單位派了一個干部陪我,到了中山一院找專家教授,幸好,遇到一個姓傅的醫生(也是教授)他仔細看病,又仔細檢查,通過超聲波和造影等方法,很快就查出來是腰椎間盤突出癥,決定立即進行手術。在手術前,醫院照例要進行身體各部位的檢查,然后進行手術,在手術前還叫我女兒去看造影,然后簽訂合同,因為這個手術是有風險的,要在背脊開個洞,鋸出那多余的小骨頭,弄不好會使人癱瘓的。

                手術進行時,醫生用了半麻的方法,把我的下半身麻醉了,而我個人還是很清醒的,有三個護士護著我,不時還問我:“阿伯,感覺怎么樣?”我回答說:“我很清醒,沒有問題”其實那些施行手術的醫生們在切除突出的脊骨時發生的響聲,我都清楚地聽見,到后來連我都麻醉了,手術進行完了,我都不知道。

                這個手術進行得非常成功,目的達到了,在醫院前前后后住了一個月,回家以后,連路都不會走了,因為睡在床上,插上尿袋,時間長了就不會走路,也不會疴尿了,要像小孩子一樣學走路,幾天以后也就恢復了,這是1996年進行的手術,到現在沒有發生過任何問題。阿彌陀佛!

                                        四、腎盂癌

                200411月,我又住院動手術了,這一次問題更大,因為年紀大了,動大手術,風險就更大,但如果不動手術,則姓命難保了。

                這一年。剛過完春節。即發覺小便有血,開始時認為是前列線問題就用一點治前列線的藥吃,我的醫療癥在黃花崗衛生院只限30元,所以醫生就開了三粒保列治給我,后來到中山一院看,也是只能開10粒保列治,這問題都不大,如是開藥三、四個月,到了五、六月間,病情也不見好,小便還是有血,但其他生活又不受影響,還是正常的,在這種情況下,就開始懷疑其他問題,我問醫生:“小便出血,問題嚴重否?”這個醫生說:“不要緊的,你看那婦女月經來時還不是出血,那有什么問題!”(這個醫生是普通醫生,他開藥給我,其他問題便應付了事)我聽了這個話不對勁兒,于是實行進一步檢查,去看專家教授,進行超聲波檢查,查不出什么毛病,又進行膀胱鏡檢查,也查不出來什么問題,再進行CT(即掃描)檢查,看看泌尿系統究竟那里出了問題,說也奇怪,雖然小便出血,但吃飯,睡覺各方面都正常,所以病情一拖再拖,已拖到九月底啦,已到了國慶節日,醫院要等到國慶節假期后才能作CT檢查,于是等到十月中旬才進行CT檢查,照了一個大片,過幾天去拿照片看結果,去拿結果那天,我愛人特地提醒我,她說:“阿俊,你要冷靜對待,照片的情況,,什么問題都會有,你不要激動,也不要亂想呀!”這話說得很中肯,言外之意,就是叫我要面對現實,如果看到照片的結果有大問題時,接受不了突然而來的打擊,那就不好了,一定要冷靜,冷靜,這是我夫人她已有先兆,照片的結果會有大問題。

                十月二十一日我去拿照片看結果,照片的結論是“疑腎盂癌”,這一回我真有點著慌,馬上去找教授說話,當天教授也是出診,還在診室,我拿著照片到那里給他看,教授一看照片就說:“不好了,要動手術了,這癌癥已開始擴散,要立即住院”,于是叫我在住院登記薄上登記,留下電話號碼,我留了我女兒的和我的電話號碼在住院登記薄上(因床位緊張不能立即有床位)當我還沒回到家時,通知的電話已到我女兒那里,我女兒就打電話回家,叫我立即去住院。

                動大手術,照例要作全身檢查,這病情在醫生看來很嚴重,但我本人生活還是正常,吃飯、睡覺,打麻將都沒有問題,癌癥這東西,平時看不出來的,所以到十一月二號才動手術,這回可真不簡單,要剖腹,切除那個有癌細胞的腎,年紀大了,實在有風險啊!但是非手術不可,只有聽天由命。手術這天,我的兩個弟弟和我女兒都守候在手術室外邊等候結果,老祖宗保佑我平安闖過了這一關,手術后,那醫生用盤子裝著我切出來的腎高聲喊道:“這是陳××切出來的腎”,我的親人們都看見了。這個手術又非常成功,目的都達到了,從2004年到現在,十年光景了,腎沒有出現任何問題,我非常感謝中山一院的醫生,在此我再次表示感謝。

                因為床位緊張,過了十天就叫我出院,帶著尿袋回家,這一回想不到還要真正受苦,就是出院后的十天最痛苦,那尿袋解除了,過了一天又尿急,但又拉不出來(用尿袋的時間長了,解除尿袋后就不會疴尿),又插上尿袋,過了兩天以為可以解除它(尿袋)又除了,結果又拉不出尿來,來回又插又除六次之多,總是解決不了問題。在家里睡覺,正臥又腰骨痛,側臥又傷口痛,起來走走又睡,還是睡不著,痛苦難堪,曾經因為吃了某種止痛藥而身體接受不了,暈倒在洗手間里,電話叫救護車來,到省第二中醫院急救,情況非常可怕,但實際上又沒有什么問題,醫生處理一下就恢復了,結果又回來,在省第二中醫院還換了尿袋,她們的技術稍差一點,結果還給插尿管造成困難。最后這止痛藥還是吃了我愛人吃的那種藥才好了,那種藥叫做“迪克洛克”是止痛藥,它有一個功能,是治療手術后疼痛的,所以敢拿來吃,吃了兩粒,效果很好,也可能是到了該好的時候吧!從出院到痊愈這十天時間,可以說是人生最痛苦的日子。

                                    五、前列腺肥大

                本來前列腺肥大,是一種普通疾病,主要的癥狀是夜尿瀕多,或小便受阻等情況,我從2010年開始,就有夜尿瀕多的現象,也知道是前列腺問題,到醫院看,也不大湊效,在小報上看到有不少的治療方法,例如,用一種膏藥是貼肚臍的,說貼若干天就會好,結果也不行。又有一種內褲,說穿一個時期會好,我也試試看,卻原來那種內褲,只藏著幾粒磁鐵,穿來也沒有效果,這內褲可不便宜啊,它要60塊錢一條,我買了四條,穿來也不管用,最后,我把磁鐵全取了出來,把它當作一般內褲來穿,布的質量是很好,治病的功能卻沒有。又有老人報上登的,××醫院的××醫生是留學美國的,他治療前列腺毛病可以不用手術,只打針吃藥就可以解決問題,我冒名而去,那是廣州空軍后勤醫院,醫生叫樂××,我去看的第一回,他用超聲波來檢查,他手里拿著超聲波的工具,一邊檢查一邊說:“晚期了,晚期了”(其實這是嚇人的說話,他在嚇唬我),我心里想,什么晚期了,不是說我快完蛋了嗎?接著他開了一支針給我打,這針叫什么針我也不知道,這支針要600元,我照付了。過了幾天,我第二次去看他,他也沒有特別的措施,又給我打針,還加一瓶針水,收我1040元,打針完了,前前后后十天,什么效果也不見,啊!原來我受騙了。為了治療前列腺的毛病,還到過私人的泌尿科專科醫院看病、結果也沒有治好。

                經過諸多的折磨,還是找大醫院解決問題,20116月,我又進醫院(中山一院)動手術,這一次不是開刀,而是用一種叫做“創微手術”,用一種什么線伸到前列腺部位進行切割,把前列腺增大的部份切去,一面切割一面沖水,使血水流出來,做完手術后還要沖水4-6小時,直到沒有血水流出來為止,這種手術風險沒有那么大,但它也要麻醉,也要家屬簽字等等,然后才能進行,我住了十三天的醫院,手術進行順利目的達到了,我又闖過了一個關口,托福了。

                疾病折磨人啊!我住了四次醫院動手術,都是在中山一院,我相信它是大醫院,各方面的醫療技術都是先進的,我的兒女都在這里出生,我單位也是掛鉤這個醫院,每次住院都是一個關,我都闖過了,有些朋友戲說我的命硬,死不了。其實就是相信科學,相信現代科學發達到了一定程度,能檢測到人的各個部位的疾病,能治療各種危險的疾病,這是最重要的關鍵。還記得1992年盲腸炎住醫院,到1996年腰椎間盤突出住醫院,兩次住院都碰上了奧運會,在醫院的電視機上都看見孫淑偉跳水的鏡頭,真巧。

                我在摸索病因的過程中,也浪費了不少的金錢,浪費了不少的時間,拖延了治病的機遇,這里就有很多教訓,這些東西本不想寫什么文章,現在只想敬告我的同志們和親友們,對那些小道消息,那些夸大宣傳廣告,要認真鑒別,不要再上當受騙了,這是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

                我戰勝了病魔,恢復了健康的身體,從而身心愉快,所以近幾年來我在家里除了研習書法,打電腦上網之外,還能走出去旅游探親,去過南京、上海、杭州等地,又去過香港,還去過昆明,去年,還有機會去臺灣探親旅游一次,這些都是以前沒有想到的事、一件一件都實現了,現在可以說是活得瀟灑,身心愉快。

                                           20142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