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雷州歲月追憶

            ——徐聞縣勇士農場12隊知青回憶錄

             

            陳賢慶

             

                                 七   知青趣事瑣憶

             

            以下帶有些笑料的內容大多記自聚會時大家回憶所談及,稍作藝術加工,僅博一笑,或從笑聲中體味到某種酸苦,當事人皆隱其名,所記之事亦無順序,準備隨時增補。)

             

               最早犧牲在知青手下的家禽

            知青到12隊后的第三天,老工人某早上起來,即發現牲畜圈中的一只大白鵝不見了,這位善良的老工人當時沒有想到“鬼子進村了”,還以為是黃鼠狼之所為。事隔多天后,我們才從某些渠道得知,竟然是某三位男知青所干的!問他們,他們竟然天真地說:“我們以為是野生動物。”大家驚訝得無言以對,不過,十六七歲的城市孩子,以為那是一只“野鵝”,也是不足為奇的。

             

            魚是吃什么的

            某女知青喜歡吃魚,覺得魚兒是很可愛的動物。某日,因解大便的需要,被迫踏進建在魚塘上的廁所,而以前她是不敢去的,怕掉到水里。當她的排泄物落到水里的那一刻,她驚訝地發現,水里有數十上百的非洲鯽魚在搖尾爭食!她頓覺惡心,趕忙回宿舍,問同伴:“你們知道,魚是吃什么的嗎?……吃那些……”她還故作神秘,不料,同伴都嗤之以鼻,說:“全世界就你不知道!”結果,她甚感失落,同時,開始戒吃魚。但不久,她即發現,生產隊伙房飯菜中稱得上營養物質的很少,被迫又破戒吃魚了。

             

            何方男廁何方女廁

            知青宿舍附近有一小便處,分成兩格,格墻約1.7米高。不知是原來就不分男女,還是本有“男”“女”二字,日久消失。知青剛來,即有笑話。某日,某女知青與同伴如廁,她想進左邊,同伴說:“走錯了,是那邊!”她大驚,反問:“怎么不是這邊?”同伴說:“這邊是男的。”她說:“不可能!我天天都進去。”同伴說:“不信,我們打賭!”于是,兩位姑娘躲在遠處觀察,不久即發現一男工人進去她天天進去的那一格,使她不禁難堪臉紅。

             

            除夕悲歌

            1969年春節,是知青到農場后的第一個春節。其時,男女知青共處一個大室,只不過中間以竹茅分隔而已。吃了一頓較豐富的晚餐,入夜之后,大家沉默下來。突然,不知是哪一位女知青率先發出第一個哭號的音符,于是,引發了漸強的序曲,不久,轉為華彩樂章,最后,便產生了大型的交響。男知青們畢竟剛強一些,沒有加入那哭唱的行列,但也在另一邊擊桶敲盆“夾BAND”,于是引來不少老工人及其子女在四周觀看聆聽。次日,有老工人問:“你們昨晚演的《痛說革命家史》很好,為什么不到外面演呢?”

             

            得不償失的炒粉

            某星期日,休息。幾位女知青嘴讒得很,想吃點米飯以外的食物。于是,三五女孩即上路,步行10公里到了石板圩,果然能吃上一碟炒米粉。肚子填飽后,又往回走。翻過石板山后,已漸覺疲乏,回到隊時,那炒粉更消化殆盡,饑餓如前。她們后悔之極:早知如此,何必趁墟?

             

            汗淚交流看賣花

            在農場看一場電影不容易,電影隊到來之夜,如同過節;有時鄰隊或場部放映,則步行數公里甚至十公里去看,雖則那些影片常是樣板戲或《地道戰》,《地雷戰》之類。有時也會放一兩部異國影片,《列寧在十月》中的接吻鏡頭,《多瑙河之波》那穿連衣裙的羅馬尼亞姑娘,尤為印象深刻。記得某日放朝鮮電影《賣花姑娘》,說是具有階級教育意義,由于要在白天趕場地放,生產隊沒有電影院,大家就堆在小會場里,四周門窗用厚布封緊。其時正是夏天,微昏之中看到一個個成了汗人;婦女們看得似懂非懂,但也勾起“階級苦,民族恨”,個個又成了淚人!

             

            “毒殺男知青”事件

            某夜,某男知青肚餓難熬,求救于女知青。某女知青大方地說:“我有馬蹄粉,可做馬蹄糕。”男知青得粉之后回宿舍,即開水攪拌,似是內行。誰知此粉攪了一會,即產生泡沫。那男知青生活經驗有限,以為是正常的化學反應,仍耐心地攪拌。當泡沫升至一尺之高時,終于引起大家的警覺。通過充分的研究推理,覺得還是暫停工作為妙。到女宿舍詢問查證,那女知青扭亮煤油燈,發現那粉非馬蹄粉,而是洗衣粉!男知青當即控告她企圖“毒殺”,苦于一時找不到動機,也就放她一馬。

             

            狹路相逢“勇者”勝

            某日,一高男知青與一矮男知青被分配到外面割草。割了一會,肚子已餓,見不遠處有黎寨的甘蔗地,即走去盜吃。正吃得津津有味之時,忽見一黎民手握禾叉走來。這兩位少年驚愕萬分,矮知青說:“趕快跑吧!”還是高知青鎮定,說:“不能跑,要迎上去!”于是,二人手握鐮刀,慢慢逼近那黎民。那情景,正應了現在“我是流氓我怕誰”這句話。果然,那黎民想不到會遇上兩位不但謀財而且想害命的“流氓”,只好漸漸后退。二位知青亦后退。當退到大路邊時,高知青打個眼色,二人即飛奔而逃,歸來后半天還沒回過神來。

             

            水庫暢泳遭訓斥

            兩位女知青凌晨2點半起床割膠,至9點半收工,仍覺精力充沛,于是步行到三公里外的紅旗水庫暢泳一番。兩位妙齡美少女在一荒野之水庫游泳,實在太危險了,所以歸來后,二人即被來到我隊的王副場長的訓斥,二女子聽后方知,原來水庫昨天淹死了一位老工人,今早尸體才浮起撈走。二女子聽著聽著,漸感胸口有點什么涌上喉頭,其后數日吃食時有作嘔狀,惹來四周懷疑思索的目光。

             

            美少女怒斥眾賊男

            職工子女某姑娘,在我隊菜地工作,孝心十足,平時積攢一些柴枝,準備周日休息時送往場部家中。某夜,柴枝被幾位男知青偷去圍自己的小菜園。次日早上,開工鐘未敲響,忽聞一清脆而憤怒的女聲在門外響起,原來姑娘殺上門來!平時天不怕地不怕的那幾位知青,此時噤若寒蟬,大氣也不敢出,任由那姑娘叫罵,這又應了那句“好仔怕爛仔,爛仔怕潑婦”的話。不過,大家私下贊美道:“此女將來必成大器!”果然,如今,她在深圳事業有成。

             

            “完蛋社論”事件

            過去的元旦日,必有一篇“重要的,精彩的”的社論,而且還要組織學習。某年元旦夜,隊里集會,由某女知青讀報。為了顯示兵團戰士的特色,她決定用普通話朗讀。她清清喉嚨,吸一口氣,大聲讀:“元旦社論……”此話一出,大部分屬文盲的老工人沒甚反應,然而,平時很少認真聽讀報的知青們這一回卻聽得真真切切,兩秒鐘之后,突然爆發出一陣哄笑聲,接著,數人捂著肚子倒地,場面一發不可收。原來,她把“元旦社論”讀成“完蛋社論”!……事后,隊領導念及她文化不是很高,屬無心之失,沒有作為階級斗爭新動向深挖下去。

             

            《沙家浜》“姐妹篇”

            某節日之夜,知青編排了一些節目,到附近的黎寨演出。某男知青負責司儀報幕。第一個節目是《沙家浜》片段,他大聲宣布:“第一個節目,沙家浜……”在樣板戲盛行的時代,想不到這司儀居然不會讀那個“浜”字,把它讀作“PIANG”!登時把準備出場的演員們笑得躲在一邊,無法上場。而黎寨村民則靜靜等候,他們或許以為這是《沙家浜》的姐妹篇,新四軍又轉戰到另一戰場。那一夜的演出質量可想而知,不過那頓夜粥還是照例供給的。

             

            三句半變成一句

            某夜演出,輪到“三句半”出場。這種文藝形式現在的青年肯定陌生。其實很簡單,一般是四人上場,前三人每人讀一句,每句七字;最后一人讀半句,兩字或四字。但也可以一人讀前三句,若干人讀后半句,以加強后面的氣勢。那夜,某男知青負責前三句。他身材高大,甚有臺形,一站出去即獲得一陣掌聲。只見他高呼第一句:“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并雙手高舉,感情充沛。然而,下一句是什么,他忘記了!于是,他把手收回,再重新高舉,呼喊:“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然而,要命的是,他還是想不起來!而下面的臺詞只有他知道,旁人又幫不上忙!五秒鐘之后,他把手放下,然后慢慢又舉起,再一次呼喊:“文化大革命就是好!”這時大家松了一口氣,心想。他終于想得起來了!然而,這次,他的手很快放下,并迅速鞠了一個躬,轉身下臺了!那時,臺上還有三男,不知所措。終于有一人夠靈活,叮叮咚咚敲了幾下鑼鼓,也跟著下臺了。但想不到的是,這“節目”居然也獲得不少掌聲!可能那三次反復,真的把觀眾征服了。

             

            米倉囚禁下毒嫌疑犯

            某男知青在菜地工作。菜地附近有兩個水池,養有不少塘虱魚和斑魚。某日,發現池中之魚全部翻肚死去,一經檢查,是用農藥毒殺!誰掌握農藥,而又作案方便?排除了苦大愁深,對黨忠心耿耿的種菜的老工人,就剩下了那男知青!于是,隊領導展開審訊,知青拒不坦白。這樣,只有用“閉門思過”的辦法了。但囚禁在何方?當時隊里并沒有專門囚禁人的屋子。后領導靈機一動,把知青關進米倉。雖則是半日,但米倉中除了米,還有與米為伴的米蟲,弄得知青渾身癢癢。此事終因作案動機不足而不了了之。這事若放到今天,光精神損失費就可以撈回數萬元!

             

            兩位“童工”的心靈損傷

            1971年底,某日,男知青宿舍被盜,一些箱柜被撬開,財物損失一批。案犯一時未能抓獲,于是,有些人的目光就落到了剛剛下到我們隊的,原廣州32中的學生,時年16歲的A男知青和B男知青身上,誰叫你們一來宿舍就不見財物呢?可憐這兩位還未成年的“童工”,尤其是A知青,牙齒似乎尚未長齊,剛到這異地,即被疑為盜賊,真的欲哭無淚,幼小的心靈受到了莫大的傷害!幸好,不久,復退老兵某某和某某落網,這兩位“童工”才能一洗嫌疑,還其清白之身。

             

            誓死不交出“集體財產”

            某日,生產隊的魚塘干塘抓魚。當大魚抓盡后,男知青們仍死心不息,來個“大小通殺”,在淤泥之中居然挖出幾桶塘虱魚!這時,一向公正無私的某女老工人發話了:“這些塘虱雖不是有意喂養,但它們在集體的魚塘中長大,也屬集體財產,應該歸公!”那婦人此話一出,塘虱難保。但男知青想,自己一身泥漿,勞動所得,豈能把到口的魚吐出?于是,趕緊燒開水,一次性滅絕,然后以醬油為佐料,在較短的時間內分批送入男女知青各人的胃中,待有關人士趕來,基本上僅剩下一些頭頭尾尾,也不再追究了。

             

            挖人墳墓的后果

            某日,某男知青等被派往山上挖墳墓,目的是取得石碑,以作鋪地之用。晚上吃罷飯沖罷涼,那知青想抒情一番,于是打開琴盒,拿出小提琴,不料發現,琴的底面板分離,完全不能拉了。他十分驚訝:為何早不壞遲不壞,偏偏挖墳歸來即壞?于是走到外面一石板處跪拜,喃喃道:“太公莫怪,非我自愿,是隊長派我去也!”那知青不過鬧著玩,他何嘗是迷信之人?不料,一年之后,隊長大病一場,其后毛發盡白。于是,有人把異樣的目光投向他,使他十分悔恨當初的荒唐行為。

             

            燒蚊帳事件

            某日,兩位男知青不知何故互相嘲笑,繼而爭執,到最后要火燒蚊帳。A說:“你敢燒你就燒!”B說:“我為什么不敢燒?!”于是,劃著火柴,走到A的蚊帳處,真的點燃起來。A也不理會,任其燃燒。還是旁邊的知青見事情鬧大,急忙把火撲滅,但已留下一個大洞。二十多年后,B怎么也想象不到,當年自己已二十來歲,何以還如此荒唐?

             

            女沖涼房的偷窺事件

            剛到12隊時,女知青的沖涼房在山溝邊。沖涼房是木條茅草結構,雖可擋風雨,但安全系數不高。某日黃昏,勞動歸來的幾位女知青正在享受著冷水浴。忽然,不知誰發現,在某一面墻的茅草之中,有一只眼睛正圓瞪著往里窺視!啊,三位頓時驚呼,以致花容失色。門外的眼睛亦立即消失,但還是被她們從背影中認出了,那是一位老工人的十三,四歲的兒子!驚訝之后,幾人心有不忿,想揭發那少年,但又于心不忍,再者,亦事關自己的聲譽,說出去自己吃虧更大,只好默然保守秘密了。那位少年不知今何在,十三、四歲即飽覽過多位妙齡少女優美的胴體,亦不枉此生了。

             

            拍拖帶回穿山甲

            某夜,某男知青與女友外出“行防風林”。兩小時后,他們回來,比平時早了許多。更奇怪的是,男知青抱著一團用衣服包著的東西于懷中,那東西微微在動著。眾人驚愕,臉帶尷尬。那時雖然沒有性知識教育,但我們還不至于弱智到連十月懷胎,一朝分娩也不知道。兩人外出不到三個小時,何以抱得嬰兒歸?待到衣衫展開,眾人才發現,不是嬰兒,而是一只珍貴的野生動物——穿山甲!那時沒有環保意識,當然宰而吃之了。

             

            半夜的救命丸

            某男知青經常夜深不眠,伏案寫書。某夜,饑餓難熬,身邊無丁點可入口之物,為防休克,冒著被人當色狼打死之險,走到女知青宿舍,為討一點吃的。女知青醒來,翻箱找盒,也無可吃之物。忽然,最聰明的一位高興地說:“我有幾粒霍香正氣丸!”于是,那幾粒正氣丸不僅解了那男知青的絞肚之饑,而且使他一身“正氣”,可以寫作至夜深。但是不幸的是,第二天傳出消息:他昨夜吃的,不是“霍香正氣丸”,而是“烏雞白鳳丸”!

             

            奔牛群中的擁抱

            某夜,某男知青與某女知青在一處草地談心。忽聞遠處有隱雷之聲,漸漸逼進,兩人即躲進防風林中。響聲漸近,原來是牛蹄奔跑踏地之聲,此外,亦聽到人吆喝之聲。這時,他們才明白,牛欄里的牛夜間跑出,責任心極強的某班長乘夜把它們尋回。不幸的是,那群牛正向他們的方向奔來,要躲閃已來不及了,兩人惟有倚靠著一棵較大的樹,心想,千萬別讓牛給撞傷或撞死了,不然明天就是特大新聞!想到這里,二人不約而同緊緊擁抱著。傾刻,數十只大水牛在身邊奔過,女知青把男知青抱得更緊了。危險過后,仍未放手。想不到,這患難中的一抱,使他倆的愛情更升華了。

             

            臺風造成的傷害之一

            雷州半島是風災嚴重的地區,每年都造成不少傷害,這里介紹其中一例。19716月某日,強臺風又吹襲雷州半島。臺風天當然不用開工,可以睡大覺,但也造成諸多不便,如吃飯,大小便等。不過,比較而言,小便還是容易一些。強臺風必帶來豪雨,尿液即使落在宿舍周圍,也會被雨水沖淡而無味。某男知青忽覺尿急,見外面的風力也小了些,于是來到大門口,把兩扇門推開一點,然后向外撒尿。由于那知青對臺風的認識有限,防范意識不足,就在他感到身體越來越舒服之時,一陣強風吹來,兩扇門迅速合攏,諸位可以想象有什么災難發生了:男知青那根作小便及其他用的,生命中最寶貴的一部分被狠狠夾住,這時即使關云長那樣的鐵漢子再世,也不得不嚎叫一聲,更何況我們那弱質知青?于是,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喊叫,在臺風尚未結束之前,這事幾乎傳遍整個農場。由于那時還沒有醫療傷害鑒定,不知屬于幾級,但在世界臺風災難史上,那肯定屬于極其罕見的一例!

             

            尾隨跟蹤的結果

            某男知青與某男工人常在一起趕牛車,水共飲,煙共抽,無話不談,連大小便也結伴而行。但惟有一點,令那知青心感不快。那工人有時在牛欄裝罷肥料,并不立即往膠林里運,而是借故回家,過了一會兒才回來。知青想,那工人肯定回家吃點東西,但不叫自己一起去,太不夠朋友了。此日,老工人裝罷車,又借故回家。知青決定尾隨觀察。只見老工人一直到幼兒園,把在那工作的妻子叫回家,關上門,十分鐘后兩人又出門,各走各路。那知青看不出名堂,只有回去工作,也不便過問。但其后,這樣的事重復多次,那知青似有醒悟:原來那老工人是回去行夫妻之事,難怪不帶我去。自此,他自覺不再尾隨跟蹤了。

             

                八  知青的去向和現狀

             

            知識青年到農村去,到邊疆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當初,并沒有一個盡頭,有關當局大概也沒有想過,要不要讓他們回城,從當時提出的“扎根農村,扎根邊疆”的口號來看,他們是鼓勵知識青年不要回來了。然而,要數千萬本來就在城市中出生和長大的知識青年,永遠在北大荒,內蒙古草原,黃土高原,新疆戈壁,云貴村寨,井崗山區,雷州半島,海南島以及廣大的農村農場扎根落戶,這又是一種不合理、不可能、逆歷史潮流而動的錯誤行為,理所當然不會被絕大多數的知青們響應。因此,扎根者寥寥,思歸者眾多。

            19736月李慶霖上書毛澤東的事公開后,有關當局已經意識到知青問題的嚴重性,開始有了一點松動,對那些身體確實虛弱多病,家庭確實需要人照顧,那些確實符合出港出國條件的知青,給予回城照顧。如此一來,就為知青回城打開了一道缺口,露出了一線曙光,讓遍布全國各地的處于艱難困苦之中的廣大知青們看到了希望!

            然而,頻繁的政治斗爭使得知青問題始終處于次要的位置,知青回城又變成了一條似乎漫長而曲折的路程。有的居心不良的大小領導,利用知青急于回城的心態,進行某種骯臟的要挾和勒索,致使一些男知青要用錢物,一些女知青要用貞操來換取一紙回遷證明書。所幸的是,在我們12隊,大概還沒有遇到這類的骯臟交易,這也是我們至今仍懷念那塊土地的原因之一。

            19754月,一場反擊右傾翻案風使得鄧小平再度下臺,政治經濟稍見好轉的中國重新陷入黑暗之中,知青的命運也隨著國家的命運,在風雨中飄搖。197616日,晴天霹靂,傳來了敬愛的周恩來總理逝世的噩耗!那些年來,我們雖然身在南國邊陲,但也能感受到周總理的為國操勞以及內心的苦楚,對他的逝世,我們十分悲痛!原先上級通知要在生產隊也布置靈位開追悼會,但后來又得到通知說不開了。在萬般無奈之下,知青陳賢慶寫了一首悼念的詩,并把它貼在女知青宿舍的墻上。詩云:“噩耗倏傳腑肺摧,青天目盡淚空垂。英豪一代當稱汝,赤縣千秋剩有誰?操節已經山岳鐫,勛勞常待后人追。哀詩夜架長風去,赤子鞠躬在遠陲。”1976728日,唐山發生了特大地震,接著,全國各地都風傳地震的消息,雷州半島也被認為是可能發生地震的地區,于是,場里命令,家家戶戶晚上不可住在瓦房里,要在茅房里過夜,因為茅房不易倒塌,即使倒塌傷人也輕。我們知青也安排在茅房里,環境惡劣,每當夜雨來臨,雨點打在屋頂的茅草上,或者往屋內下漏,那情景更加凄涼,很難產生杜甫當年茅屋為秋風所破時的情懷!過了一兩周,仍不見地震來臨,有的知青想到反正自己的命也賤,干脆視死如歸,晚上偷偷溜回宿舍睡。地震始終沒來,倒來了一場更大的“地震”。99日,毛澤東逝世!這回生產隊里也設了靈堂,老工人哭的死去活來,不停地喃喃道:“毛主席逝世了,國家怎么辦?……”令他們當然也令我們知青也想不到的是,一個月后,傳來了打倒“四人幫”的特大喜訊!這回,中國真的有救了,我們知青也看到云開霧散的一天吧!

            1977年后,對知青回城的限制明顯放寬了,讀書,招工,病退,辭職等方式都可以達到回城的目的。于是,12隊的知青也陸續離去,到了1980年后,按政策所有知青都可以回城,這樣,勇士農場12隊知青的歷史也就最終打上句號。

            下面,我們按12隊知青離開農場先后的順序,作一交代:

            (以下要大家提供信息)

            余慕紅  19749月離場去香港,在港生活數年后到了美國。

            梁慧生  19772月離場去香港,在港生活數年后到了美國。

                19773月離場回廣州讀書,市財校畢業后在廣州工作。

            黃玉瑜  19774月離場去香港,現在香港生活。

            陳賢慶  19798月離場赴湖北教書,1985年調回廣東中山市,現在中山市教書。

            賴經文  1979年離場回廣州,在某糖果廠工作。現在中山市某外資食品廠任職。

            胡肇珍  1980年離場回廣州,現在某家政公司工作。

            譚英珠  1980年與丈夫吳漢標離場回臺山市,在某銀行工作。

            知青們回廣州后,讀書的讀書,工作的工作,在年近30的時候,又要為未來而奔波努力,有很長一段時間,大家都失去了聯系。當生活和工作都安定下來后,大家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那段難忘的雷州歲月,又不由自主地走回在一起,黃展堂與何玉冰,陳菲與陳日潮,雷厲行與余玉英,王弈玲與李紅征等原來的場友,更結合為夫妻,延續著他們在雷州寫下的歷史。

            回到廣州后,知青們的友誼也在延續,只要有機會,大家又聚在一起,回憶過去的歲月,說著那永遠也說不完的話題。除此之外,知青中有人遇到困難,如婚姻,家庭,工作等,大家都熱情幫忙,使他或她能度過難關。在此,僅舉一例:譚英珠于1980年后回到原籍臺山,后患了紅瘡囊腫這種嚴重的病,須到廣州留醫,伍俊文得知后,為其奔走幫忙,譚英珠住院期間,伍俊文經常煲湯水送去,盡了朋友之力。英珠死里逃生后,感激萬分。尚有一事,也值得一提:20008月,已下崗和即將下崗的徐永祥,陳日潮,王弈玲,何國炘,王國偉等,合股進行第二次創業,在廣州荔灣區開辦了一家糖煙酒貿易公司,如果不是三十年前結下的深厚友誼,今天如何能夠聯手創業呢?

            在過去的二十年間,農場的老工人也曾專程或路過廣州探望知青,知青們都熱情地接待,并帶他們到處游玩。

            19897月,勇士農場14隊知青回農場尋夢,從14隊調到12隊的陳賢慶,賴經文也在其中。那天下午,他倆專程回到12隊,見到了吳朝光書記,老工人陳計華,李志崇,職工子弟李明珍等,只可惜那天遇著臺風來臨,汽車要趕著回場部,未能多走一些地方,多見一些故人。

            199810月,是知青到農場30周年,勇士農場的一些知青組織回場尋夢,原12隊知青王弈玲,何國炘,歐瑞強,譚英珠以及李紅征,吳漢標,還有幾位知青的子女等,重返12隊。他們細細辯認著當年住過的宿舍,打過水的水井,親手種下的膠樹,放過牛的防風林,以及四小等地。他們在離開后才建起的兩層的隊部里見到了吳書記等12隊的領導及老工人,并一起共進午餐,共敘離情。令我們傷感的是,有不少老工人已經作古,再也見不到了。

            啊,雷州半島,我們曾經生活過勞動過的,又恨又愛的雷州半島,什么時候,我們能再一次回到你那紅土綠林中,去尋找我們青春時代的那一行行腳步?……

             

            就以一首七律詩歌,結束這篇長文吧:

                                                                              

                                   寫于上山下鄉三十周年

                                       

            卅年此日正秋涼,破浪乘風到湛江。紅土綠林留戰史,青春赤血譜華章。割膠少女容顏老,放犢男孩鬢發蒼。多少人生悲喜味,雷州一段最堪嘗。

            199811

            (補記)上山下鄉30周年之際,已經成為嶺南小有名氣的詩詞家的陳賢慶寫了一首七律詩,以作紀念。詩歌中用了“留戰史”“譜華章”之類的詞語,似乎陳詩人是知青中的“青春無悔者”,但其實,在雷州半島蹉跎了近11年的他,怎會“無悔”呢?今天,每當看到某市某地老知青組織大型紀念晚會,載歌載舞唱起當年的“紅歌”、回味著“火紅的年代”“激情燃燒的歲月”……他常常感到悲哀。上山下鄉運動,和文化大革命一樣,最需要的,是全黨全民的反思 ,而我們,總會指責別人不尊重歷史,我們自己又何嘗尊重過反思過呢?……還是詩中最后兩句寫得最恰當吧:“多少人生悲喜味,雷州一段最堪嘗”……至于知青運動和知青,還是留給有關的學者們去議論和評價吧。

                      

                                                                                        200811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