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老廣東北行(之三)

                      陳賢慶

            第十三天,20148月14日,周四

                老廣們乘坐的K7293次列車,在半夜已經進入了內蒙。當天還沒有亮,旁邊車廂里的上海老人家們已經紛紛起床,刷牙洗臉收拾行裝,說話的聲音很大。其實,不過4點多鐘而已。老廣們依然巋然不動,直到5點半鐘,列車到達海拉爾車站,他們才從臥鋪上下來。

                海拉爾市屬于呼倫貝爾市,奇怪的是,在地圖上,又看不到海拉爾的位置。海拉爾的火車站還是很新型很有規模的。他們走出車站到達廣場后,便看到有多個旅行團的導游在招呼游客。老廣們的旅游團叫做“草原天驕”,導游是一位姓孫的女子,孫導很干脆地就將60名游客召集齊,步行一段路,找到旅游車,開了一小段路,先到一家小飯店吃早餐。老廣們都沒有吃。早餐后,再坐一會車,到了不遠的成吉思汗紀念廣場,大家下車,在那里呆半小時,洗漱上廁所等。老陳上罷廁所,抓緊時間,與岑子到廣場上拍了一些照片。

                在中國歷史上,文天祥、張世杰、陸秀夫等,是抗元的英雄,被載入史冊,名留后世。成吉思汗以及其后的蒙古族領袖,對于漢族人來說,是侵略者,是殘酷的統治者,是屠夫。但是,對于蒙古民族來說,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是他們的驕傲!前些年,史學界就有岳飛、文天祥、史可法等是否民族英雄的談論和爭議。對于這些爭議,一般老百姓就不要去管它了,到了別人的地盤,就得尊重別人的感情、感受和風俗習慣。外族的英雄,也是英雄,當然,日本靖國神社的戰犯除外!

                半小時很快過去。上車后,旅游巴駛進高速公路,往西即往滿洲里方向而去,不久,便進入了草原地區。8月的呼倫貝爾草原,草尚青蔥,但已微黃。一望無際的草原,點綴著一些房屋,以及蒙古包;不時可以看到成群的羊,或成群的牛,或成群的馬……天色很美,藍天上飄著朵朵白云,白云變幻莫測,攝入鏡頭,都很精彩。令他們感到欣慰的是,當代的牧民,已經與現代社會接軌,草原上架設著電線,房屋邊停放著汽車,牧民割草所用的是割草機,一捆一捆已經割好的牧草堆放著,準備過冬。坐在車窗邊的岑子,一路上不停地拍照。中途,他們在一處叫西烏珠爾的驛站休息,如廁,再往前開了一段時間,車子到了俄羅斯套娃廣場。   

                 何謂俄羅斯套娃?原來,俄羅斯套娃(матрёшка或матрешка)是俄羅斯特產的木制玩具,一般由多個一樣圖案的空心木娃娃一個套一個組成,最多可達十多個,通常為圓柱形,底部平坦可以直立。最普通的圖案是一個穿著俄羅斯民族服裝的姑娘,叫做“瑪特羅什卡”,這也成為這種娃娃的通稱。14世紀至今,最早起源于莫斯科以南70公里的俄國古鎮扎郭爾斯科(Загорск)的套娃,由于世世代代工匠精湛的雕刻和繪畫技巧以及俄羅斯民族文化的積淀,受到了各國小朋友和大朋友的喜愛。

                俄羅斯套娃廣場位于滿洲里市區西部的中俄互市貿易區內、301國道的北側,是以俄羅斯特色工藝品——套娃為主題的集觀光、休閑、娛樂、餐飲、購物于一體的綜合性城市旅游景區。國家4A級旅游景區。廣場總面積占地54萬平方米,由1個主題套娃、192個小套娃和8個功能套娃組成,異國風情濃郁很可惜,他們在那里,只能呆上20分鐘,只能拍拍照而已。根少為上廁所,回來時差點找不到他們的旅游巴。

                上午10點鐘,他們到達了呼倫湖。 到了呼倫湖,老陳才知道,“呼倫貝爾”這名稱的來歷。原來,在那片草原上,有兩個大湖,一個叫呼倫湖,一個叫貝爾湖,“呼倫貝爾因此而得名。

                呼倫湖,又名達賚湖、呼倫池,當地牧人稱它為扎來諾爾。位于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草原西部的新巴爾虎左旗、新巴爾虎右旗和滿洲里市之間,為構造成因的半咸水半淡水湖。呼倫湖是內蒙古第一大湖、中國第五大內湖,中國第四大淡水湖,與貝爾湖為姊妹湖。呼倫湖有2339平方公里,一望無際,猶如大海。

                他們在那里只能逗留一小時,可以游船,老廣們都沒有游船,認為茫茫湖面,也沒有什么好看的,只在周圍游覽。湖畔已經停了不少旅游巴,游客也很多。剛才,天氣還是很好,但下車后,風云突變,竟下起雨來,而且,氣溫也下降,竟有些寒意。幸而,在湖畔有賣食物和特產的休息區,可以避雨。雨來得急,但去得也急,10分鐘后,雨便停了,氣溫也隨之上升。老廣們抓緊時間拍照,但因人多,尤其是刻著“呼倫湖”三字的一塊大石前,總有人占位,想拍照也拍不好。

                一小時后,他們被安排到附近的“湖畔飯店”吃午飯。這是到了內蒙后的第一頓飯,老陳以及根少似乎都感到飯菜不合口味,兩人都只吃了一個饅頭,喝了一小碗紫菜湯。

                午飯后,旅游巴繼續往西而去。12點鐘后,便到了滿洲里國門景區。 

                 呼倫貝爾滿洲里國門景區位于滿洲里市區西九公里處,占地面積13平方公里,包括國門、41號界碑、和平之門主體雕塑和滿洲里歷史浮雕、滿洲里紅色國際秘密交通線遺址、紅色旅游展廳、火車頭廣場等,是進行愛國主義教育的絕佳基地。

                 老廣們進入景區后,步行了一段路,到了國門。中俄邊境國門建成于1989年6月25日。建筑面積714.5平方米,高12.8米,寬24.45米,外表用兩千多塊0.5平方米的青灰色花崗巖石板鑲嵌,門中間的國徽直徑長達1.8米,上面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個鮮紅的大字。是中俄邊境第四代國門。由于國門的重要地理位置,很多黨和國家領導人都曾來到這里留下足跡。1949年12月,毛澤東首次訪蘇,便是由此出境。國門上有江澤民1990年9月24日手書“國門衛士”幾個大字。

                在參觀國門之前,他們先參觀附近的41號界碑。界碑的另一方,是俄羅斯的領土,只是一大片原野,有零星的建筑物。之后,他們登上國門之上的展館,觀看一些圖片,圖片展示國門的變化,以及各級領導人參觀的留影等。在里面,還有一些賣俄羅斯和蒙古特產的商店,也很少人光顧。

                從國門下來,老陳和岑子都感到累了,在廣場的長椅上休息,感受這邊境的獨特風情。在回去的路上,岑子看到有景區的接送車,急忙坐上去,老陳沒有上去,覺得還有一個介紹滿洲里紅色國際秘密交通線的展館,還是要去看一看。讀中共黨史,老陳知道,中共六大于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在蘇聯莫斯科近郊茲維尼果羅德鎮的塞列布若耶鄉間別墅召開。出席這次大會的各地代表142人(其中有表決權者84人),代表全國黨員4萬多人。老陳當時也有疑惑,為何中共的六大會在莫斯科召開?那么多中央委員和后補中央委員們,在白色恐怖的形勢下,如何能聚集到莫斯科?……現在知道了,原來,當年有一條通往蘇聯的秘密通道,就是經滿洲里進入蘇聯國境的!現在蘇聯已經變色,那段依賴蘇聯、依賴斯大林、依賴共產國際的歷史是否還叫“紅色”,在此就不去議論了。

                2點鐘后,旅游巴將他們載到了滿洲里市。原來想象,這是一座邊境城市,不會很繁華熱鬧吧,恰恰相反!這是一座嶄新的城市,馬路寬闊,馬路兩旁都是充滿俄羅斯風情的樓房或大廈,他們入住的國貿大酒店,并不算很高級,但是,就是這國貿大酒店,真的無比的大,進入里面,真不容易找到自己的房間或出口。老陳與根少同住一房。抓緊時間想睡一覺,以彌補昨晚睡眠的缺失,但是,似不容易睡得著。想到外面走走吧,外面陽光猛烈,也不宜逛街。那么,接下去的節目是什么?原來,上午在車上,孫導已收了每人400元的自費項目,包括晚上吃俄羅斯大餐,看一場歌舞表演,明天到草原的騎馬、射箭、穿蒙古服照相等。這些項目雖說自愿,但如果不參加,這趟旅游也無意義,所以,大家都樂意掏這400元的。

                6點半鐘,旅游巴來接他們,行駛一段路,便到了市中心的萬達廣場,進入一家很豪華的賓館,坐到了一個大廳之中。十幾張長條的餐桌上,已經擺上了餐具,頗有高級和浪漫的情調。7點鐘,晚宴也即俄羅斯大餐開始。老陳一把年紀,但還沒有吃這樣大餐的經歷,聽說有十一道菜式,頗感興趣。前些天他患急性腸胃炎,難為了肚子,今晚有此大餐,肯定會開懷大嚼。然而,此“大餐”與他心目中的大餐不盡相同,當食物一道道送來,他才知道,幾片水果算一道菜,一塊小面包算一道菜,一小碗湯算一道菜,主要的一塊牛排當然算一道菜,但那牛排一點也不好吃,反而是棄置的食物……不過,在吃大餐的同時,他們面對著的舞臺有俄羅斯姑娘的歌舞表演,印象比較深刻的,有激光舞、鋼管舞,此外,還有小提琴獨奏、馬頭琴獨奏、蒙古歌曲獨唱等。表演結束后,俄羅斯姑娘還提供與游客合照的服務,一人一次10元,根少也一左一右和兩位俄羅斯美少女照相,花了20元。

                離開歌舞大廳,來到萬達廣場,放眼四方,老廣們不禁感嘆萬分:滿洲里的夜景,竟是如此璀璨!每幢樓房都放射著糅合的黃色燈光!回到酒店門口,他們還不想進去,于是,到附近的街道走走,那里有燈光夜市,有步行街,如同內地城市一般的熱鬧。一邊走,一邊還能夠不時聽到馬頭琴聲或高亢悠揚的草原歌曲,能夠身在夏夜中的滿洲里,老陳有夢幻般的感覺。是啊,不要以為滿洲里只是一座邊境小城,其實,滿洲里是一座擁有百年歷史的口岸城市,素有“東亞之窗”的美譽,融合中俄蒙三國風情。滿洲里是內蒙古自治區直轄的縣級市(準地級市),中國最大的陸運口岸城市,位于內蒙古呼倫貝爾大草原的腹地,東依興安嶺,南瀕呼倫湖,西鄰蒙古國,北接俄羅斯。全市總面積736平方公里。滿洲里原稱“霍勒津布拉格”,蒙語意“旺盛的泉水”。 1901年因東清鐵路的修建而得名,俄語為“滿洲里亞”,音譯成漢語變成了“滿洲里”。氣候屬于寒溫帶氣候。滿洲里市總人口30萬,居住著朝鮮鄂溫克鄂倫春俄羅斯等20多個民族。對于老廣們來說,來滿洲里,恐怕是人生的唯一一次吧,滿洲里,愿她更加美麗動人,吸引更多的國內外游客!

                散步半小時候,他們回國貿大酒店,晚上可以玩玩微信,發發照片……

            第十四天,20148月15日,周五

                早上7點半鐘,他們在酒店的飯堂吃早餐。8點鐘,在酒店的門口候車。今天的項目,是到草原上去。行車的方向,與昨天相反,是往東即海拉爾的方向走。

                9點多鐘,他們先到了一處廟宇,叫大覺禪寺。當今中國大地,不乏佛教寺廟,雖經文化大革命的掃蕩與摧殘,但改革開放后各類寺廟又遍地開花,有名山自然有寺廟,沒有名山,創造條件也建寺廟,所以,每次旅游,很少不進廟的。想不到老廣這次東北之行,在草原上也進了一次寺廟。

                大覺禪寺是蒙古呼倫貝爾草原最大的佛教寺廟,位于滿洲里市區東北方向10公里處達永山綜合旅游區內,處301國道北側,南有噴涌不止的“圣泉”——三十里泉,東臨額爾古納河、海拉爾河、達蘭鄂羅木河交匯處——二子湖,西接百年不枯具有神秘色彩的“神樹”——中東陸戰軍事戰壕中的兩棵老榆樹,北靠海拔700多米高的達永山,周邊是世界聞名的呼倫貝爾大草原。大覺禪寺依山面水,湖光山色相映,匯聚物華天寶之靈氣,氣勢恢弘,雕梁畫棟,香煙繚繞,佛光普照,成為中國最北端極具皇家氣勢的寺廟。大覺禪寺的落成,與百年滄桑的滿洲里市發展同步。二十世紀二十年代滿洲里市曾有過一座廟宇,但因“文革”時期“破四舊”毀于一旦。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國家民族宗教政策的落實,基于廣大信眾的強烈意愿,大覺禪寺得以動工修建,工程歷時三年的過程中,得到當地政府的支持,廣大信眾的擁護。大覺禪寺不僅體現了國家的民族宗教的政策英明,也滿足了廣大信眾的愿望,同時也是對創建和諧社會的有力貢獻,并為滿洲里市旅游產業增加了一處具有民族宗教氣氛的旅游勝地。

              大覺禪寺占地面積30000平方米,建筑面積7700平方米,是由山門、鐘樓、碑亭、天王殿、大雄寶殿、三面觀音像、藏經閣以及八大偏殿組成,是中國境內最北的寺院。雕梁畫棟、香煙繚繞、氣勢恢宏極具皇家氣勢。大覺禪寺主要供奉釋迦摩尼等佛像。寺中露天供奉著21米高的三面觀音漢白玉立像一尊,堪稱北方邊陲佛像之最。

                上面兩段內容,當然是取自有關資料。在大覺禪寺的對面山頭,華能電力的一個個風力發電的大風車在霞光中矗立。現代文明與宗教信仰交織在一起,令人產生別樣的感慨。老廣們步入寺廟大門,即遇到一位披著僧袍的女解說員在指引解說,拾級而上,經過一層一層的殿閣。到了最后一層,大家摸罷轉經筒,被引入一室,在這關鍵時刻,根少、小雨點、老陳不約而同躲閃地離開,而旦旦、岑子、苗苗則被被那俗家女弟子精彩的解說吸引,希望再到“密室”接受一位大師的訓導。大師訓導的內容不便介紹,最后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善信們捐款祈福。大師也夠眼光,盯著貌似“富婆”的旦旦,旦旦心甘情愿地捐了一百元。正欲以為功成可身退,大師再狠狠地盯她一眼,這回,旦旦心驚,覺得自己恐怕還有罪孽未清,不大情愿地捐了兩百元。幸而大師放過了其實兜里有不少鈔票的岑子和苗苗,以兩位女人的內心柔弱,弄出個三五百是不難的。不過,另一位男士就不走運了,因他陪著四位貌似“富婆”的女士,充當護花使者,他見狀便轉身強行走出門,快步下階梯,誰知,那大師是有武功的,一個箭步便到了他背后,強有力的手抓住他,把他拉回室中,最后男士以及所護的幾朵花捐了錢才可離開。這事,讓岑子她們看個真切,大受刺激,剛才俗家女弟子以及大師的教導,一下子煙消云散了。出來后,她們將此事告知同伴,誰知根少在陰笑,笑她們幼稚無知。老陳這回不算弱智,也躲過一劫。在車上,他又思考人生了。他想,中國歷史上的亂世多了去了,世雖亂,但有些人是不會也不應該變節的,如教師,如醫生,如法官,如出家人……如今,社會風氣敗壞,最不應該變節的人,都節操不保,包括那些先鋒隊員”,那些“公仆”,可嘆!

                其實,老陳也多余,剛才在大覺禪寺的事,就應當作笑料一樁,何必弄出憂國憂民的樣子?還是繼續欣賞大草原的景色吧。

                10點多鐘,車子到達一處叫白依烏拉的驛站。在公路上欣賞兩旁的草原,雖沒有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景象,倒也感到綠草如茵,覺得養眼,但是,當他們腳踏在草原上的時候,感覺就不一樣了,原來那草是稀疏的,地是凹凸不平的,散布著馬屎羊糞。不過,大家生平第一次身處大草原之中,還是覺得很興奮的。于是,他們下車,享受草原的娛樂項目。

                第一項,是接受牧民的馬奶子酒以及哈達。當接受了一小杯馬奶子酒后,還有些儀式要做,就是敬天敬地敬自己,再喝下,但一般人都是呡一小口而已。哈達為藍色,老陳去過拉薩,得到一條是白色的,不知這哈達的顏色有何講究。

                第二項,是排隊去騎馬,當游客上馬后,有當地騎手在游客的身后護著并策馬,所行走的距離來回大概四百米。看著別人騎馬,很是瀟灑,但是,自己騎到馬背上,不知感覺如何。根少決定不騎馬,不知是膽小,還是犧牲自我為大家拍照。岑子和苗苗上馬后,整個行程基本上是讓馬慢行,算是享受了一回騎馬的經歷。小雨點人小膽大,在回程時,讓騎手策馬快跑,卻沒有被顛下來,算是勇敢了一回。要說說旦旦了。未上馬之前,她就宣布,她只是騎上去照個相,照完相即下來。事實也是,艱難地跨上馬后,她做出很瀟灑的揮手動作,當根少拍攝完后,她迫不及待地滾下馬。她后來將照片發到朋友圈時,恐怕是不會實話實說的。輪到老陳了,畢竟有點業余足球運動員的底子,跨上馬背并不算很狼狽。當馬兒慢步時,也很愜意,幾乎可以有暇去思考人生。當回程時,一向也喜歡刺激浪漫的他,要求騎手策馬快跑,但是,當馬兒真的快跑時,可把他嚇壞了,雙手緊抓馬鞍,唯恐抓不住,跑了一小段,恐怕要被顛下來,急忙喊騎手拉停馬兒。成語有“葉公好龍” 故事,現在,也算有段“老陳好馬”!

                第三項,是穿蒙古服照相。大家到一座蒙古包內,取一件蒙古服穿上,包括帽子。由于游客多,要取得一件合心意的服飾也不容易。至于說照相,是自己互相拍照,并沒有蒙古族美少女作陪,難怪根少也不屑去取衣服。小雨點也不去取,老陳想,她個子小,大概怕穿上蒙古服,會拖到地面,不好看吧。于是,剩下旦旦、岑子、苗苗和老陳去爭搶衣服。老陳想弄一件藍色的,但沒有,只好穿上一件大紅色的,岑子也是大紅色的。旦旦和苗苗,是粉紅色的,四人照相的效果,是紅作一片,缺少區分度。老陳的男士氈帽有型有款,三位女士的頭飾就不敢恭維,戴上去樣子有點滑稽,如同廣東人婚禮上的“大妗姐”。

                第四項是草原午餐。午餐可以自費吃烤全羊。老廣們沒有去吃,但例行的飯餐上還是有一只羊腿,將羊腿的肉一點點削下,也有一小盤,夠一桌八位游客品嘗。那羊肉的味道特別鮮美,一點也不腥臊,老陳自急性腸胃炎后,肚子真正感到餓的,就是這一餐,恐怕與那羊肉的鮮美有關。

                第五項,是射箭。根少還是不參加,只負責照相。老陳以前也沒有射過箭,但看過亞運、奧運的射箭比賽,無師自通,彎弓搭箭后,即可射出,兩三支箭后,即可達到全運會水平,因為多數箭都射中靶子。旦旦和岑子,都射到靶前或離靶甚遠。這個項目要說說苗苗了。婦道人家,操持家務應該是好手,也不至于很笨拙吧,偏偏,這苗苗,會彎弓搭箭,卻不會放手讓箭射出!老陳在一旁,一而再再而三地教導,她也不會,急得直冒汗。直到教導大概第十遍,她才開竅。開竅之后,又用力過大,支支箭都射到靶后,真沒辦法!

                上述五項活動都完成后,一點半鐘,他們離開白依烏拉驛站。接著還有一個項目,他們被拉到海拉爾的一家蒙古族工藝品商場。商品說得上是琳瑯滿目,很是誘人,雖說旅游所購之物,多是垃圾,但必要的手信還是要買一點的。呼倫貝爾牛肉干,他們就買了不少。

                3點半鐘,他們離開商場,旅游巴將他們拉到了海拉爾火車站。孫導丟下他們,工作完成了。回哈爾濱的K7294次火車要到7點02分才開,余下這3個鐘頭,該干什么好?到了內蒙,老陳有個想法,看有沒有合適的馬頭琴,想買一把。因他粗通二胡、大提琴,學拉馬頭琴應該不難。何不利用這個機會,到市內走走看看?但是,問了一些人,也不知哪兒有樂器商店,而同伴也不同意到處走,耽誤了上車就事大了。于是,他們在海拉爾火車站廣場,找一處地方坐著休息,消磨時光。

                反正閑著無事,老陳也繼續思考人生。所思考的,是海拉爾這塊土地。海拉爾是呼倫貝爾市的一個市轄區,是呼倫貝爾市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它的歷史其實是很悠久的。 居住在海拉爾地區最初見諸史籍的民族是東胡,東胡是中國北方一個古老的游牧民族二世胡亥元年(前209年),匈奴冒頓單于殺父自立,繼而向東胡族發動襲擊,一舉大破東胡,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游牧民族政權­——匈奴,海拉爾為左賢王庭轄地。漢朝時匈奴擾邊,漢武帝遣衛青出塞北征匈奴,至臚朐河(今克魯倫河),為中國兵力至呼倫貝爾之始。匈奴即滅,鮮卑人盡據匈奴故地。公元1世紀,東胡族的后裔鮮卑拓跋部逐漸強盛,經海拉爾河“南遷大澤”,海拉爾為鮮卑部落聯盟東部轄地。在其后的歲月中,海拉爾一直被北方民族或中央所管轄。1929年11月,蘇軍曾侵占海拉爾;1931年12月,海拉爾又被日軍侵占;1932年成為偽滿洲國的一部分;1949年10月新中國成立后,海拉爾以及呼倫貝爾曾一度被劃入黑龍江省。如今,海拉爾區總人口28萬(2012年)濱洲鐵路301國道平行橫貫全境。隨著旅游熱的興起,呼倫貝爾草原已經成為一條旅游熱線,但是,草原是否會永遠存在?真的不好說。軍隊高官劉亞洲將軍曾感嘆:“……當汽車開到大草原的時候,我不停地望著窗外。草原已不是草原。沙漠則更是沙漠。天還似穹廬,風仍在吹,草卻消失了。……”但愿呼倫貝爾這片草原,不會遭遇那樣的命運吧。

                他們在車站候車室或餐廳,隨便吃了點東西。6點半鐘,上了火車后,他們發現,車廂依然和上海的那群老人家為鄰。晚上7點02分,火車開動,離開海拉爾,漸漸駛進濃濃的黑夜。和前晚不同,當時他們是帶著期望而去,如今,他們是帶著滿足而歸。

            第十五天,20148月16日,周六

                在火車上度過一夜,5點多鐘,他們又回到哈爾濱。本來,當天就南下回廣東,是完全可行的,但是,考慮到旅游的勞累,以及睡眠不好,他們預先已決定,在哈爾濱休整一天。所以,不必要的行李,他們寄存在所住的漢庭酒店。下車后,他們步行回去漢庭酒店。由于時間尚早,別人還沒有退房,他們也進不去,只能在酒店的大廳里等候,直到9點多鐘,他們才能入住。入住后,當然是馬上洗澡睡覺。

                中午時分,他們一起到索菲亞廣場的曼哈頓酒店內的澳門餐廳吃午飯。因餐廳供應的是粵式飯菜,適合他們的口味。但是,餐桌所配的椅子,類似沙發,一坐就陷下去,吃食時實在不便。

                午飯后,大家依舊回酒店,依舊睡覺,睡到5點多鐘。

                晚餐,他們依舊到澳門餐廳吃。在吃飯的過程中,老陳終于忍受不住那椅子,決定站起來吃飯。根少也相應,也站起來吃。在餐廳中,兩位男士站著吃飯,實在很怪異,年輕的女服務員也過來詢問,得知實情后,她們也感到遺憾,說已向經理反應多次,沒有得到解決。

                晚飯后,她們在索菲亞廣場散步,再次感受索菲亞教堂和廣場的夜景。這是他們離開東北前的最后一個晚上了。在散步過程中,她們發現有一間港式的甜品店,適逢天降微雨,他們坐進甜品店,各自品嘗了一樣甜品,如番薯糖水、綠豆沙等。

                吃完晚飯和甜品,他們步行回酒店。看看電視,早早睡覺。

                不過,睡覺之前,老陳感到有點遺憾:似乎這一天有點浪費,如果哈爾濱還有一些其他的景點,下午就不會在酒店睡大覺了。 

            第十六天,20148月17日,周日

                早上,早餐后,退房。他們拖著行李,步行到火車站。岑子和老陳走在后面,反而打了一輛的士去到。

                今天,他們踏上歸程。所乘坐的,是9點10分從哈爾濱開出的T184次列車,終點站是湖北的漢口。他們手持的是坐票。也就是說,要在車上坐26個小時。大家都覺得,不就是在車上過一夜?可疑忍受。

                8點半鐘,他們上了列車。上車以后,他們才發現,情況并不是想象的那樣,只是坐的長久而已,嚴重的問題是,他們是有座位,但是,有許多的同行者是沒有座位的!這些人連同他們的大小行李,將過道,將洗臉間,將茶水間全部占據;尤其可怕的是,他們將廁所門前的空間也幾乎占據。開始,老廣們以為有不少是短途客,在哈爾濱附近就下車,但是,這猜測也錯了,到了某一站,下車的人不多,上車的人卻不少,使得車廂越來越擁擠!車廂人多擁擠最可怕的后果是什么?是如廁難!那要無奈地艱難地跨過坐在過道的多重人頭人腳,才能走到廁所。要在廁所門口等候一段時間,才可以輪到進去。如廁難的后果,直接影響到不敢多喝水,不敢多進食!

                可能大家久未坐過一般的火車,覺得列車嚴重超員,很不對呀,有列車員經過,岑子便向他提出這個嚴重問題。列車員奇怪地審視著她,心想:此人是否從澳洲或加拿大回來的?怎么提出這樣奇怪的問題?中國的火車會有不超員的嗎?另一列車員艱難地推著小車經過,推銷“戒煙煙”、皮帶等商品,岑子不死心,再提出同樣的問題。那女列車員說:“這趟車每天都是這樣的啦!” 想想人家每天都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工作,岑子也不便說什么了,只求列車快點穿州過省,到達目的地。

                面對如此的場面,動憚不得的老陳,除了再次思考人生,實在無事可做,尤其經過漫長的白天,進入了沉沉的黑夜之時。有讀者一定會問:老廣們為何不直達廣州?為何不買臥鋪?為何不坐高鐵?為何不坐飛機?……唉,問這話的人,也太不了解國情了吧?誰叫咱們中國幅員遼闊呢?誰叫咱們中國人口眾多呢?誰叫咱們中國的師生暑假都出游呢?……在去草原之前,根少、小雨點已經策劃回程的事,不是一票難求,就是時間太長,或路途太周折,當然還有飛機票高鐵票太貴等原因,最后,設計出這條借道武漢回廣州的路線。當時想到的,只是坐26個小時的艱辛,但是沒有想到,還有嚴重超員的問題!

                在交通已經有了很大改善的今天,還一票難求,列車還嚴重超員,說明出行的人的確很多,要出行,不管是旅游、經商、探親或什么,都要有經濟基礎,這說明許多中國人真的富了,起碼是收入改善了。聯想到中國人出國游人數井噴式的上升,更加可作為佐證。

                老陳再細心觀察車廂內的情況,覺得是雜而不亂:有座位的人在安坐或睡著,沒有座位的人在地面坐著或睡著,或在椅旁站著,也不干擾別人。有些坐著的人,見身旁的人站得久了,也讓他坐一會。老陳還注意到,車廂內沒有人抽煙,要抽則到過道廁所旁,中國煙民的覺悟也提高了很多。

                胡思亂想之際,老陳必須要解決拉尿的難題。從上車到半夜,他完成了兩次如廁的壯舉,岑子是三次。通過這趟行程,他們還是有了重大的發現:小雨點從上車后,一次廁所都沒有去過!大家都贊她的超級腎與超級膀胱,建議回中山后拿去醫院解剖分析!     

            第十七天,20148月18日,周一

                 黑夜終于過去,黎明終于到來。當黎明到來時,列車已經奔馳在中原大地。東北的天是晴朗的天,但是,中原地區的天,是灰霾的天,令人不快。早晨的時候,老陳、岑子、旦旦等都成功地上了一次廁所。小雨點終于也離開座位,去了第一次廁所。至于洗臉刷牙等,大家都沒法做到。

                 在漸近漢口的時候,有一個問題困擾著老廣:T184次列車的終點站是漢口站,他們將轉乘高鐵返廣州。高鐵票寫著“武漢到廣州南”,老陳在湖北工作過六年,知道武漢由漢口、武昌、漢陽三鎮組成,如今這票上寫著“武漢”站,那到底是哪個站?問周圍的乘客,不得要領;問列車員,居然不知道!最后,老陳想起一位住在漢口的女朋友文文,何不問問她?打通文文的電話,文文說不用擔心,她來接車,帶我們到武漢站!原來,武漢新建有“武漢”站,是用于高鐵動車的新車站。

                上午11點多鐘,列車經過26個小時后,終于到達了漢口火車站。在出站口,老陳看到了文文再招手。雖然有三年沒有見面了,但大家不時在QQ上有交流,彼此不會陌生。文文接到他們后,與老廣一見如故。她引導大家出閘,再到地鐵站,坐上2號線地鐵,坐到洪山廣場站,再轉4號線地鐵,才最終到達武漢高鐵站。如果不是文文引路,大家拖著行李,這么兜轉,會十分麻煩。

                在武漢站,小雨點、旦旦、岑子、老陳將與根少、苗苗夫婦分手。小雨點她們四人將乘坐下午2點56分的G274次高鐵回廣州,再轉中山;而根少夫婦則是乘坐稍后的高鐵回深圳,再轉香港。由于還未到上車的時間,文文堅持要請大家吃飯,于是,就在武漢站內的某餐廳買了不少當地的小食,使大家在匆忙中也能吃上武漢的美食。

                在分手之前,老陳特地與文文在武漢站前照相留念。他們再見面的機會,應該還會有的。置于他們是如何做了朋友的,老陳始終諱莫如深。

                2點56分,小雨點、旦旦、岑子與老陳與文文告別,也與根少夫婦告別,踏上歸程。這次東北之行,根少最操心,尤其是張羅車票與住宿,居功至偉,大家銘記于心。不知以后還有沒有一起旅游的機會。

                高鐵與一般的列車,區別真大!尤其與昨天今早所坐的那趟嚴重超員的列車的感受相比,就是天淵之別了。高鐵舒適、快捷、寧靜,武漢到廣州,隔了三個省,千余公里,以前老陳在湖北工作,寒暑假都要回廣州,深知旅途之艱難,如今這高鐵,真是打兩個瞌睡,便到了廣州。7點05分,G274到達廣州南站。下車后,他們即去買到了8點正回中山的城軌D7671次動車票。8點45分,動車便到了中山北站,下車后,四人互相道別,然后各自平安回家。

                                              尾聲

                老廣們這次東北及內蒙之行,歷時17天(有的12天),登上過長白山、五女山,欣賞過鴨綠江、松花江、圖們江;漫步過太陽島;沉醉過中央大街;眺望過呼倫湖;踏足過大草原,見證過防川國門、滿洲里國門;還游覽了皇宮、帥府、陵園、廟宇、教堂……

                這次東北之行,每位團友都大有收獲,唯有老陳,似乎有另一方面的虧損。同行的女士們認為,他的智商,只有幼兒園中班孩子的水平。老陳不服,認為怎么也能達到大班孩子的智商水平吧。但是,女人們不認同。老陳無奈、難過。……不過,轉而一想,也釋然了。有部奧斯卡獲獎電影叫《返老還童》,電影講述了本杰明·巴頓這個怪人,他違反了大自然的規律,竟以老人形象降生人世,之后越活越年輕倒著成長的奇怪生命軌跡。不同的是,老陳是以嬰兒的狀態出生,慢慢長大變老的,不過,變老之后,如今,慢慢越活越無知,越來越小,智商降到幼兒園中班了,最后是否成了個嬰兒,還不得而知。老陳認為,在快要離開人世之前的若干年,甚至十余年,老人們還是幼稚無知一些好,將紛繁復雜的世事留給下一代去處理,像老陳那樣,動不動就思考人生,憂國憂民,似乎并不太好,老人家只要腿腳還好,浪跡天涯,游歷世界,就是最美好的享受了。

                下一次旅行,目的地在何方?……

                按照慣例,老陳的每篇游記,都會以詩詞結束,這篇的體例有些特殊,以第三人稱敘述,但也無妨,就以老陳的七律《東北半月游》結束全文吧:“遼吉黑蒙半月游,風光處處喜心頭。松花江畔驚繁盛,長白山中享靜幽。帥府觀圖知國恥,皇宮賞物嘆人流。呼倫貝爾初驅馬,藍天綠草我歌謳。

                                                          2014年9月-10月10日

                  連接《之一》   連接《之二》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