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v135p"></form>
      <address id="v135p"></address>

                                           

                          我的大哥

                                               陳賢慶

               在《我的音樂之路》一文中,我曾經提到我的大哥,因為他是我音樂路上的啟蒙者。我在文中已隱約寫到,他有過一段坎坷的人生經歷。我對他的了解,其實也并不深刻,大約可知,他出生于舊中國軍閥混戰時期,青少年時代也是在戰亂中度過。1949年10月14日廣州解放后,在市二中正讀高中的他即參軍入伍,遠赴廣西云南,后畢業于軍政大學、陸軍學院,曾任排長、軍事教官、宣傳干事等;1956年轉業后留在云南省工作,1957年“反右”時無端被打成“右派”,從此厄運連連。1963年時僥幸遷調回廣州市,做過各種苦工,最后學得木模技術,景況稍有好轉。文革期間,父母被遣返回鄉,弟妹到雷州海南,他獨自艱難扶持小家與大家。文革之后,多方奔走,得已恢復干部身份,后在廣州東山區工業公司工作,歷任廠長、科長、辦公室主任等。在晚年退休后,他入老年大學,苦練書法,鍥而不舍,終于成為廣州小有名氣的書法家。

            今年8月初,我到廣州拜會過大哥。中午飯后,他興之所至,進入房中把一大疊的獎狀,證書,作品集,名人辭典等拿出來,那是他近十余年間在書法事業上的成果,我難以一一介紹,僅列出他名片中的幾個銜頭吧:中國書法藝術研究院書法家,北京九州書畫院終身院士,廣東省老年書畫家協會會員,廣州市書法協會會員,廣州東山區老干詩書畫學會秘書長。乘著他的興頭,我說:大哥,你完全應該把你的坎坷經歷和成功經驗寫出來,這對后輩也有教益啊!七十年來國與家,七十年,大半個世紀,即使是凡人,也會有一些不平凡的事;從這個凡人的七十年歲月中,應該也能尋找到國家衰興,民族悲歡的痕跡,甚至還可能發現一點治國之道不料大哥嘆一口氣,說:現在精力不濟是其次,往事尤其不堪回首,即使寫出來,也是傷痕文學。我完全體諒他的心情,他,還有不少古稀老人,對過去某一段歲月,的確現在想起,仍心有余悸,常常從夢中驚醒,幾疑又回到舊日,如果不是很有必要,誰愿意再去戳痛差不多平復了的傷口?他們已經衰老了的心臟,還能再承受一次痛苦的熬煎嗎?……不過,我又想,苦難的歲月畢竟過去了,二十年改革開放的春風,已滋潤著我們的心田,盛世修典,國家如此,個人又何嘗不是?封建時代的族譜,對我們今天研究歷史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而我們今天的個人以及家庭的回憶錄,對后人研究今天的歷史,總會有些裨益吧?退一步說,就算留給子孫,讓他們常常緬懷先輩,也是值得的。

            所以,我期待大哥能用他的筆,除了創作出更多的書法作品外,還能親自寫出他的故事……

                                                        2000.8

                                             

             

            日本乱人伦片中文三区